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天煞孤星
    舞眉看了老者一眼,觉得老者并不是坏人,况且师父也没说过不能说她的名字,说道:“我师父叫薇蝶,我叫舞眉。”

    舞眉话音刚落,大厅的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尤其是正中间的那位老者,突然就热泪盈眶起来,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然后所有人都单膝下跪,双手抱拳,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有些激动,齐声喊道:“寒月银甲军南颂城分部,参见大小姐。”

    声音洪亮,外面的人听到之后,仿佛也都确定了什么,手里的活全部扔掉了,就在原地也单膝跪了下来,朝着中间大厅的方向,每个人的表情也都一样,堂堂男儿,都已泪湿了脸庞。

    恐怕现在最懵的,应该是舞眉了吧,她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这个变故为什么会这样,赶紧把老者扶了起来,说道:“老伯,你别这样,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老者根本不敢起来,稳稳跪着,说道:“大小姐,请叫我东悟牙,我是寒月将军手下的百夫长。”

    舞眉更加搞不懂了,怎么都说的是一些听不懂的话,说道:“悟牙老伯,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不认识什么寒月将军,我就是舞眉,我……”

    未先和东悟牙对视了一下,有些明白了,想必这么多年,薇蝶并没有把当年的事情讲给舞眉听,东悟牙招招手,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然后出来了两个侍女,一左一右站在了舞眉的身后,说道:“小姐,您先下去休息,等休息好了,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

    舞眉有些着急了,说道:“你把令牌还给我,我不要休息,我要去救我的妹妹。”

    东悟牙眼睛里放出诧异的光来,问道:“您是说,你去救的是弄雪小姐吗?”

    舞眉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弄雪的名字的,还是点点头。

    未先说道:“小姐您先不要着急,您先去休息,既然是弄雪小姐,那就不是您一个人的事了,寒月会救出绝清将军的遗孤的,您放心好了。”

    有这些人帮忙,总比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好,舞眉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跟着两位侍女进了最后面的房间里。

    是夜,大厅里灯火通明,一夜未休,寒月南颂城分部的人秉烛夜谈,商量营救弄雪的计划,商量来商量去,各种方案,最后都被否决了,单凭南颂分部的力量,想要把弄雪从白帝手里抢出来,显然是不实际的,白帝亲临,身边的红衣影卫数不胜数,根本不是对手,大家愁眉不展,最后是未先一拍桌子说道:“妈的,拼了,为了绝清将军。”

    东悟牙沉思了一会,说道:“不可,大业未成,不可让这些年的基业全部毁了,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就这样,一场讨论无疾而终,最终也没有什么结果,东悟牙的决定是对的,作为大逸国的权力核心,白帝的身边保卫的力量很充足,除了京城来的军队以外,还有南颂城的军队,最重要的是皇家御林军红衣影卫也派了大量的人在保护,即便靠近了,也没有出手的能力,现在出手,无异于以卵击石。

    如果弄雪救不出来,舞眉就是旭绝清将军唯一的骨血,必须要保证舞眉能够活下去,寒月的大事,还需要一个掌舵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探子来报,白帝已经回京,是连夜回京的,好像是朝廷出了什么大事,帝都的消息还没传过来,现在还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但是一夜之间,白帝已经远去了,再想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舞眉醒过来就听说了这个消息,无计可施,只能在寒月暂时待了下来,朝圣在即,寒月的意思是利用朝圣的机会潜入皇宫再看看有没有可以施展的可能,如今看来,也只有这一条路了。

    那么帝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突然到整个帝都都措手不及,一夜之间,仅仅是一夜,帝都突发瘟疫,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大街上倒了一片的尸体,而且都是青壮男子,死状都是口鼻流血,面色呈青紫色,此时白帝不在宫中,飞鸽传书告知了白帝,白帝一听,十几年从未有过的事情,突然爆发,心里存疑,连夜火速回京。

    在西域北狼国的皇宫。

    一个身着奇怪道袍的男子,正在摆弄着手里的仪器,他的面前站着一位孔武有力的男人,半个肩膀露在外面,都是肌肉,人也很高大,要不是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皇冠,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一个肌肉男居然是北狼国的君主那霸。

    那霸是北狼国四百多年历史中最伟大的君主,是他在历史上第一次击败了强大的大逸国,拿到了大逸国整个北境,使得北狼国十几年来凭借北吟城的资源,经济得到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提升。

    北狼国地势荒凉,大部分都在沙漠上面,虽然也有草原,但是生产不出粮食和钢铁,拿下了北吟城之后,不仅在北吟城的粮食供给了全国,而且北吟城是大逸国的矿产中心,不仅有金属矿还有煤矿,利用这一优势,北狼国的军队也慢慢强盛了起来。

    这个奇怪道袍的老者,正是北狼国第一国师,沸尘上人。

    那霸的脸上很紧张,见沸尘摆弄了一会,焦急地问道:“卦上怎么说?”

    沸尘脸上突然显示出了特别惊恐地神色,两腿突然就跪了下来,说道:“启禀陛下,大逸国百年基业,或许已经撑吧下去了。”

    那霸突然就有些兴奋,问道:“快说,怎么回事?”

    沸尘说道:“卦象显示,大逸国有一个天煞孤星已经觉醒,这个天煞孤星是白帝命中克星,只要这个天煞孤星觉醒的那天,上天会给大逸国降下无数天灾**,大逸国国运已经命不久矣。”

    那霸扬天哈哈大笑,说道:“朕等了十余年,就等着这颗天煞孤星了,看来黄天不负我北狼,大逸国终究是我北狼国的臣奴,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