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帝都危情
    帝都。

    白帝在赶了十余天的路程之后,终于回到了帝都,他走的时候还是一片繁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破败的景象了,白帝的车队慢慢经过帝都的大街小巷,却看到大街上到处都是生了瘟疫的人,他们被家里人赶了出来,遗弃在大街上,想要活下去,拼命抓住每一个经过的能让他们活命的人,当然也包括白帝的车。

    白帝止住了车队,不顾无极的反对,亲自下了车,下车来看到的景象更是残忍,地上躺着不少尸体,有穿着华服的,也有老百姓,更有官兵,在不远处的一块破席子下面,堆了不少的尸体。

    这时候,迎驾的群臣纷纷涌了过来,他们避着路边的病人,脸上蒙着白纱,到了白帝身边,刚要行礼,白帝挥挥手,说道:“内政大臣何在?”

    这时候,一个脸都看不到的大臣从后面钻了出来,说道:“臣在。”

    白帝一脸的怒气,说道:“既然是瘟疫,为什么不把尸体处理了,这样的情况,瘟疫只会越来越严重,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

    内政大臣不敢说话,一个劲唯唯诺诺,就是不说话,白帝大怒,说道:“来人,推出去砍了。”

    这个时候内政大臣才跪了下来,大哭道:“白帝,不是微臣不治理,实在是不敢治理啊,这些尸体,只要碰一下就传染,呼吸是不会传染的,是要接触才会传染,现在已经没有人敢碰了,所以一直堆在这。”

    话音刚落,只见街头的地方,突然就窜出了不少的老百姓,他们面色泛青,眼睛泛红,显然已经是得病了,乌泱泱一大片,面无表情朝着白帝的车队走了过来,所有人震惊,前方的官兵都竖起了长矛,一再喊话,让这些老百姓停止靠近,可是这帮老百姓好像完全听不见一样,就像一个个行尸走肉一样,脚步根本没有停下来。

    车队的所有随从都慌乱了,还是无极反应快,想保护着白帝从后面撤退,这个时候才发现,不光是前面,后面也全是这个情况,再一看,白帝他们停车的位置,正好是一个四岔路口,四面全是这样的人,朝着中间的白帝涌了过来。

    形势已经很危急了,前方的官兵已经跟那些行尸走肉短兵相接了,虽然官兵手里有武器,但是无奈老百姓太多了,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被一个老百姓扑倒,然后就有十几个人压了过来,然后他们像狼一样用牙齿撕咬,白帝慌乱中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内政大臣已经吓得没有人样了,说道:“白帝,微臣不知啊,患病的人是没有攻击性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时候讨论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这些行尸走肉越走越近,红衣影卫也出现了,各种武器招架过去,只见一个个老百姓被杀,可是双拳难敌四手,眼看着包围圈越来越小。

    此时,在远处的一座高楼上面,两个人正注视着这里的一举一动,一个华服男子,是七烈王弘茂,还有一个英俊的年轻小生,手持一把扇子,正是烟雨盟少主破魅。

    “殿下,难道这样结束了白帝的命不好吗?”破魅摇晃着扇子说道。

    七烈王弘茂脸上一笑,说道:“愚蠢,现在白帝死了,王位也不是我的,前面还有冷瞳那家伙呢,我要让白帝亲手把王位交给我,他何德何能,担得起这个王位?”

    破魅脸上没什么表情,问道:“那我再干掉冷瞳不就行了?”

    弘茂显然有些愤怒了,说道:“荼岩一生聪明,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笨蛋来,看来烟雨盟终究要毁在你手里,冷瞳是红衣影卫的统领,你真以为你们烟雨盟有能力干掉冷瞳吗?你知道红衣影卫的实力吗?那个女孩子呢?为什么还不出现?”

    破魅被弘茂这么一骂,当然不是很爽,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一道粉衣飞过,一道粉色的绸带一下子绕到了白帝的腰间,一扯,白帝就飞了起来,这个粉衣女子正是弄雪,她把白帝稳稳放在屋顶上,接着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很小的瓶子,飞身到一个院子里,水井里打了一桶水,把瓶子里的药粉倒了下去,然后又飞身到了白帝的身旁,从空中将这些水撒到了这些完全没有人性的行尸走肉身上,这些水一接触到这些患者的身体,他们眼睛里的红光顿时就消散了,然后像一摊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

    粉衣女子站在白帝的旁边,看着下面的惨状,说道:“魔血咒,不是瘟疫,是人为的,陛下,我猜你有的忙了。”

    白帝看着弄雪的脸,有些失神,问道:“敢问姑娘芳名,为何跟我至此?”

    粉衣女子脸上有些娇羞,说道:“民女弄雪,东悟牙义女,从小学了点医术,家父听说帝都瘟疫,让我前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无意中救了陛下。”

    白帝脸上兴奋起来,说道:“既然是爱卿的女儿,不如随朕回宫,一起研究这场瘟疫如何,皇宫此时估计已经乱套了。”

    皇宫乱套了?

    并没有,跟以前没有什么差别,白帝虽然是一国之君,在百姓看来,白帝是一个伟大的皇帝,是大逸国这些年来少有的明君,可是白帝手里的权力并不大,大逸国所有的权力,都在皇太后和国舅的手里,不管是军队还是内政,几乎都是由他们两个说了算,白帝不算傀儡,只能算象征意义上的君主。

    摆驾回宫,该有的歌舞升平还是有,车队的依仗早就没了,很多官兵的盔甲上面也沾满了鲜血,这样的车队,从皇宫正阳门穿过的时候,却看到内墙里面红布高挂,插满了帏布,一副很热闹的样子,白帝从车里下来,走了一段,居然没有一个人来迎接他,他拦住了一个匆匆跑过去的宫女,问道:“为什么没有人来迎接朕。”

    宫女有些害怕,跪在地上,战战兢兢说道:“天降瘟疫,皇太后和国舅请了法师在午阳门做法,文武百官也在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