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傀儡皇帝
    白帝看了一眼宫里热闹的景象,暗叫一声荒唐。快步走到了午阳门,这时候才看到,果然不出所料,整个午阳门广场布置得灯红酒绿,文武百官哪有做法事的意思,全部在案桌上推杯换盏,皇太后扶白,国舅扶威居中,所谓的法师,就是几个穿着极其暴露的女子在正中的香坛上载歌载舞,一副普天同庆的样子。

    弄雪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当然有些好奇,扑棱着眼睛,盯着四周的一切。

    白帝在弄雪的耳边轻声说道:“跟紧我。”

    弄雪点点头,然后白帝破败的依仗穿过午阳门,白帝一出现,整个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舞也不跳了,酒也不喝了,一些大臣纷纷站了起来,想要行李,这时候皇太后举起了手里的杯子,笑呵呵说道:“白帝回来了啊,大家不要闲着,继续喝酒啊。”

    乐师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演奏,这时候正好看到了国舅的眼睛,吓得乐师们抓紧演奏了起来,本来想要起身的大臣们,又纷纷坐了下来,正中间的巫女,也继续开始跳舞,好像白帝根本不存在一样。

    弄雪看到了这个情况,轻声说道:“看来,天下闻名的白帝,并非是传说中的那么威武。”

    一句话,点燃了白帝心里的怒火,白帝大步上前,走到了乐师们中间,腰间抽出匕首,对着乐师们道:“马上停止演奏,不然的话,全部赐死。”

    乐师们一面是白帝的匕首,一面是国舅恶狠狠的目光,无从选择,可是手里却不敢停,宫里的权力是怎么样的,没有人比宫里的他们更熟悉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白帝,连一旁的七烈王弘茂也冷笑了一声,白帝今天算是下不来台了。

    “三义王到~~”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太监的通报,只见午阳门口,一个华服男子正步走了过来,这个男子一身红衣,威风凛凛,身后跟着八位红衣影卫,巫女的舞蹈停止了,乐师的演奏停止了,群臣们纷纷站了起来,在案几旁边跪下,一起高呼:“三义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七烈王弘茂一点表示都没有,冷哼一声:“又来一个凑热闹的。”

    三义王冷瞳扫视了一眼,眼里根本就没有皇太后和国舅,看到白帝的身影,迅速走了过去,在白帝的面前跪了下来:“臣弟参加白帝陛下。”

    白帝此时正在气头上,看到三义王的排场比他还要大,更加生气了,理都没有理三义王一下,径直走到了正中间的龙椅上,坐了下来,三义王行礼之后自己站了起来,走到属于自己的案几那里,也坐了下来,可是刚刚抬头,却看到了白帝旁边的弄雪,忽然就觉得好熟悉,回忆了一下,突然就豁然开朗了,问旁边一个随从道:“白帝身边的女子哪里来的?”

    随从说道:“根据影卫报告,是南颂城城主东悟牙的义女,护送白帝回宫。”

    冷瞳暗自嘟哝了一句:“东悟牙的义女…….”

    白帝坐在龙椅上,皇太后扶白坐在右下角,扶威坐在左下角,还没开口说话,皇太后正襟危坐说道:“皇帝,哀家正在为大逸国祈福,你一回来就闹,这说得过去吗?”

    白帝道:“母后,帝都哀鸿遍野,皇宫歌舞升平,说得过去吗?”

    国舅扶威站了起来,对白帝抱拳行礼道:“陛下,正是因为如此,太后才体恤民心,开了这场法师,为大逸国祈福,陛下这么一闹,不是置大逸国百姓于不顾吗?”

    白帝一下子竟无言以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正楞神间,站在白帝身旁的弄雪忽然说道:“瘟疫不是天灾,是**,是有人故意施放的毒药,导致了现在的瘟疫,此毒名叫魔血咒,是西江国善用的蛊术。”

    本来扶威是要白帝下不来台的,现在倒好,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突然就说话了,更关键的是,他就站在白帝的身后,皇帝是身后可不是随便谁都可以站的,扶威脸色一变,道:“一派胡言,西江国虽然善用毒药蛊术巫法,但是西江与我大逸国历来交好,从来没有过战事,何来人为一说,哪里来的刁民,来人,给我拖下去,杖毙。”

    话音刚落,白帝道:“扶威,你是不是说话太过分了,你看不到是朕的人吗?我看谁敢动。”

    一场法事,演变成了皇太后一系跟白帝一系的正面较量,这些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对白帝歌功颂德,却从来不知道,出了皇宫白帝是无上荣光,可是在这高墙大院之内,白帝的名号却不是那么有用,白帝三岁继位,大权一直掌握在皇太后和国舅的手里,皇太后掌握着宫中大权,而国舅更是掌握了军队大权,白帝其实就是一个傀儡。

    另外两位亲王,一个三义王,手里有红衣影卫,而七烈王则掌管着江湖帮派烟雨盟,所以说,其实白帝是最没有权势的一个。

    国舅扶威向来在宫中不给白帝面子,见白帝这么说,脸上就不好看了,看着宫中的侍卫,说道:“你们是听不懂我的话吗?叫你们把这个没有规矩的女子杖毙。”

    白帝气急败坏,站了起来,说道:“大逸国是朕的江山,我才是皇帝,我说的才是圣旨,我看你敢。”

    国舅没有说话,眼色一使,左右官兵都涌上了龙椅,这时候弄雪站在了白帝的前面,大义凛然,说道:“我乃南颂城东悟牙之女,你们杀我,确定吗?”

    这么一说,所有官兵都止步了,谁都知道,帝都的一半物资都是东悟牙掌管的南境出来的,其他三境都有边境,都驻扎了大量的军队,如果没有南颂城出产的粮食,那么这些军队根本就没有战斗力,也就是说东悟牙掌管着大逸国的大后方,目前四境之中,东悟牙掌管的南境其实最为重要。

    扶威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没有礼数的女孩子,居然是东悟牙的女儿,这下难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