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白帝出逃
    朝圣日前一天,帝都牢门打开,大量的死囚被军队押送着走上大街,那些被遗弃在大街上的尸体,在死囚的搬运下慢慢清空了,在帝都最北边有一片荒地,是前朝的皇家墓地,后来被荒废了,在这里,帝都的御林军架起了巨大的火堆,这些接近腐烂的尸体都被扔到了火堆之上,那天的风很大,所以那些尸体被烧焦发出来的恶臭传到城外,城外聚集着大量的朝圣者,满怀激动的朝圣者们似乎谁也没有预感,这一场大火和恶臭,就是整个大逸国动乱的开始。

    尸体清空之后,大量的礼官涌上街头,仅仅只是半天的功夫,整个帝都又张灯结彩起来,如果不是帝都的百姓,谁又能知道,就在刚刚,街面上还是凋敝肃杀的,或许整个大逸国就像眼前出现的变化一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吧。

    当天晚上,在神机殿已经就寝的皇家占星师莫洛多突然眼睛睁开了,他慌张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窗户,正好看到了黑夜中,白帝的司命星慢慢暗淡了下来,暗道不好,急急忙忙披了一件衣服想要出门。

    这时候莫洛多的小徒弟跑了进来,问道:“师父,怎么了?”

    莫洛多有些语无伦次,说道:“赶快给我更衣,我要立即见白帝,快,快…..”

    小徒弟站着没动,喃喃说道:“师父,你今天见不了白帝了,刚刚大量的扶落军进宫了,白帝阁已经被包围了,国舅扶威已经宣布了,为了白帝明天的朝圣安全,扶落军进宫护驾,师父,要变天了,我们快跑吧。”

    听罢,莫洛多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嘴里嘟哝着:“完了…完了….”

    当然完了,大逸国从成立的那天就定下了规矩,四方的军队只能驻守四方,永世不能进入帝都半步,当年大逸国的首任皇帝就是北境的叛将,最后率领军队打进了帝都,建立了这两三百年基业的大逸国,为了防止同样的事情发生,那时候就定下了这个规矩,可是现在规矩被打破了,扶落城的军队竟然以勤王的名义进入了帝都,恐怕不仅仅是帝都吧,照现在来看,已经进入皇城了。

    白帝,白帝…..

    莫洛多想到白帝,又站了起来,对小徒弟说道:“不行不行,我要去救白帝,明天是朝圣日,不能让白帝参加朝圣,要让大逸国的所有人都知道,白帝出事了,走,跟我走,我知道一条进入白帝寝宫的密道……”

    是夜,两个身影从神机殿偷偷溜了出去,半道上遇到了两个红衣影卫,按照道理,大半夜在皇宫内是不允许私自走动的,可是两个红衣影卫在辨认了身份之后,好像没看到一样,把莫洛多和他的小徒弟直接就放行了。

    同样的这个夜晚,很多人都没有睡着,谁都知道,大逸国要变天了,可是我们的主人公白帝,却还在寝宫里面优哉游哉,跟弄雪在下棋呢。

    白帝在皇宫已经很多年没有权力了,像发生在法会上的那种事情,虽然不多,但也经历了不少,所以很快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了,直到一炷香之前,凌乱而有节奏的脚步声将白帝阁包围的时候,白帝终于知道出事了,出大事了,还是弄雪机警,叫白帝不要乱,装作很认真在下棋的样子。

    果不其然,国舅扶威在太监端了宵夜进去的时候瞄了一眼,白帝还在跟弄雪两人嬉笑打闹呢,心里暗笑了一声,果然是扶不起的阿斗,这样的皇帝,其实不要也罢。

    于是放松了警惕,找了一间偏殿,准备休息一下,毕竟只要过了明天的朝圣,他们扶落家,就将是大逸国至高无上的主宰了,想想还是有些兴奋的,想着想着,便沉沉的睡去了。

    弄雪探听到国舅走了之后,面对慌乱的白帝,弄雪倒还是镇静,这时候,白帝的龙榻之下隐隐传来了声音,弄雪拔剑,指着龙榻喊道:“谁?出来…..”

    占星师莫洛多披散着头发,从龙榻底下钻了出来,战战兢兢说道:“白帝,快,跟老臣走…扶落家要叛变….”

    白帝袖子一甩,说道:“大逸国是朕的天下,明天就是朝圣日,我要在天下子民面前,尽诉扶落家的罪状,到时候,南境和西境的军队一定回来勤王,总有一天,大逸国还是朕的大逸国。”

    在外人面前,莫洛多是不会说出白帝的司命星已经陨落的事实,他从龙榻底下钻了出来,拜倒在白帝面前,哭道:“陛下,西境玉海城不会派军前来的,南境军队几百年没有打过仗了,根本不是扶落家的对手,况且,他们赶来也需半月,到时候扶落家的人会做出什么来,没有人可以保护白帝啊。”

    弄雪想了一下,说道:“陛下,国师说的是对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您跟我去南颂城吧,到时候我们再杀回来。”

    弄雪说话,白帝略一思考,问道:“你会陪在我身边的,对吗?”

    清袖霓裳,弄雪嫣然一笑:“长桥一遇,至死不渝,陛下,成与败,奴婢都会陪您。”

    白帝看得醉了,突然下定决心,走,就去南颂城。

    在帝都的城墙上面,一个穿着红衣的少年,看着一辆马车,从城墙的暗门疾驰了出去,忽然间松了一口气,他没有转身,淡淡说道:“命令下去,红衣影卫暗卫跟上那辆马车,保护里面的人周全,另外,红衣影卫全面撤出皇城,潜伏在帝都,等我命令。”

    旁边的人一抱拳,说道:“那…义王,您怎么安排?”

    三义王冷瞳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的马车,冷冷说道:“扶落家真以为他们能占得了这皇城吗?我留下来,为白帝看守这基业,没有人敢拿我怎么样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照做就是了,叫沉铁暗中保护我,其他人该撤的撤,该匿的匿,不得有误。”

    “是,义王…..”

    皓月当空,明天一定是一个晴天,徐徐的风吹在身上,不知道是凉快还是炽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