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万中之一
    天蒙蒙亮,帝都城门大开,跟往年的习俗一样,所有朝圣者会在前一天被核实身份,进入帝都的瓮城,然后在瓮城中待上一夜,天没亮之前,由礼官引导,进入观圣台,观圣台设置在帝都皇城的第一道城门上面,届时,白帝会登临观圣台,所有朝圣者一起向白帝跪拜,为白帝祈福,然后由白帝把象征着荣誉的圣水从观圣台洒下,整个朝圣仪式就算结束了。

    虽然很简单,也虽然要吃苦,但是每年朝圣者还是络绎不绝,并不是真正为了看上白帝一面,而是这是光宗耀祖的事情,所有当然会去抢,朝圣这个制度在大逸国开国就建立了,当时朝局不稳,先帝建立这样的制度,也是为了增加百姓的向心力,巩固皇权的威严,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就变了味道了,变成了一夜乌鸦变凤凰的捷径。

    扶威从偏殿突然醒了过来,推开趴在他身上的一个全裸的宫女,看了看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一个耳光就打在了那个宫女的脸上,宫女一惊,从梦里醒了过来,扶威说道:“大胆贱婢,叫你四更天叫醒我,你居然也睡着了,来人。”

    一喊来人,两个士兵打开门走了进来,抱拳行礼。

    “拖出去,斩了。”

    这两人是禁军,是皇城的侍卫队,国舅留宿皇城已经是大逆不道,而且还睡了宫女,更加罪加一等,要知道,宫女也是皇帝的女人,肯定是不能碰的,现在还要私自杀了宫女,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

    扶威面露凶光。

    “怎么着,不敢吗?过了今天,你们就知道,谁是这皇城的主人了,下不了决定,我帮你们好了。”

    说罢,穿好衣服的扶威,抽出自己的佩剑,一剑过去,两名禁卫军的喉咙便多了一道裂缝,汩汩的鲜血流了出来,那个宫女捂着被子躲在角落,瑟瑟发抖,扶威脸上露出奸邪的笑来,说道:“过了今天,我说的话就是圣旨,知道吗?圣旨不能违抗的,所以,我只能杀了你。”

    手起剑落,长相姣好的宫女脸上的恐惧就僵住了,倒在被窝里,涌出的鲜血,把被子上代表大逸国的火焰印记直接给吞没了。

    扶威走出偏殿,看了看天,大摇大摆走向了白帝阁,刚刚走到一半,一个小太监跌跌撞撞爬了过来,跪倒在扶威的面前,声音发抖,说道:“启禀国…国舅..奴….奴才刚刚去…去给白帝更衣,发现….发现白帝不见了…..”

    扶威心里一惊,拍了一下脑袋,知道大事不好,直接跑进了白帝阁,只见白帝阁里面空空如也,突然醒悟过来,打开了床边上的一个盒子,盒子里面也是空的,白帝逃跑了,还带走了传国玉玺。

    白帝没了,朝圣必定引起轰动,整个大逸国都将知道,他们敬爱的白帝失踪了,扶落家的军队又在这个时候进入了帝都,到时候,扶落家就是想称帝,也是难上加难,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的重点在于,先帝在开创大逸国的时候就立下了规矩,任何皇帝要继位,必须要手持传国玉玺,如果没有传国玉玺,就是窃国,到时候任何一方势力都可以群起而攻之,南境有南颂城,西境有铁血城,北漠沙原的北狼国还是在虎视眈眈,在全国各地,还留着一股当年的余孽,即便拿下了皇城又如何,到时候,扶落城的军队根本不足以抵抗。

    扶威举棋不定,所有的计划,因为白帝的突然出逃,全部打乱了,正要去找皇太后,就在这时候,一个红色衣服出现在了白帝阁,正是面色一向冷峻的三义王,冷瞳。

    “国舅,算盘落空了,什么感觉?”冷瞳冷冷问道。

    扶威看了一眼冷瞳,说道:“是你?”

    冷瞳依然没有表情,说道:“我冷瞳做事,向来说一不二,如果是我,你觉得白帝会跟我走吗?”

    冷瞳说的在理,虽然执掌红衣影卫的三义王对白帝忠心耿耿,但是整个皇城都知道,白帝最不喜欢的就是冷瞳,因为冷瞳的威信之高,完全盖过了白帝,功高盖主,谁都不喜欢,这也是为什么扶落家的人,从来都不把冷瞳放在心上的原因。

    “你是皇族,你说吧,现在该怎么办?”

    “朝圣继续进行,我是白帝的兄长,理应我出面,受万众朝拜。”

    “哈哈哈,三义王啊三义王,老朽一直以为你无欲无求,现在看来,你才是最隐忍的那个。”

    三义王冷瞳不置可否,肩膀一抖,身上的披风不见了,只见披风之内,是绣着黄龙的红衣,虽然不是龙袍,但是跟龙袍相比,也所差无多。

    东方泛白,所有朝圣者都已经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等待着白帝的出现,突然,观圣台有了动静,先是一队禁军进入了城墙,列队站好,在观圣台上,一队红衣影卫也出现了,再然后,一袭红袍的冷瞳站在了观圣台上。

    群情沸腾,传说中,红衣是三义王冷瞳的服饰,眼前的这个,根本不是白帝。

    所有朝圣者中,有一个人,远远看去,虽然看不见三义王的脸,但是她还是认出来了,这个人,正是当年在莫离山下救起的那个华服少年,三义王面色冷峻,却于万人之中,看到了一双精致的眼睛,这双眼睛似曾相识,似乎来自于哪个遥远的地方。

    舞眉用纱巾蒙住脸,在人群中偷偷遁去了,三义王再想去看,已经没了踪影。

    这时候,人群中一个身影喊道:“你不是白帝,我们要见白帝。”

    接着人声鼎沸起来,所有朝圣者开始起哄,不远万里来朝圣,居然看到的是个冒牌的,当然都不答应。

    三义王红袖一舞,大喝道:“白帝抱恙,即日起,大逸国事务由我统领,若有违抗者,红衣影卫杀无赦。”

    两旁的红衣影卫一起叫了起来:“诺,诺,诺。”

    人群中,叫嚣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再没有人敢乱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