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雪夜微寒
    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家妓院,妓院的二楼,窗户大开,正好能看到皇城脚下发生的一切,这个人眯着眼睛,突然就咧开嘴笑了。

    “还是七烈王深谋远虑,什么都没有逃过你的计谋。”七烈王弘茂的对面,坐着的,正是烟雨盟少主,破魅。

    七烈王弘茂看着观圣台上的红衣,喃喃说道:“三哥对四哥向来忠心耿耿,即便四哥没有出逃,三哥也会拼尽全力保四哥周全,可惜啊可惜,四哥永远都不会明白三哥的良苦用心啊,正好,成全了我们。”

    破魅跟着笑了一下,问道:“要是太后……”

    弘茂哼了一声,说道:“扶落家还想称帝,想得美,白帝的行踪汇报过来了吗?”

    破魅点点头,说道:“巫蛊术果然有用,那丫头在一路上留了标记,我们的人正一路跟着。”

    弘茂赞许地说道:“先跟着,记住,一定要拿回传国玉玺,白帝现在还不能死,白帝一死,皇位就是他三义王的,只要保住传国玉玺不落到扶落家的人手里就可以了。”

    忽然想起了什么,弘茂问道:“南颂城东悟牙那边不会露馅吧,等白帝一到,东悟牙告诉白帝弄雪并不是他的干女儿,那计划不就全乱套了?”

    破魅露出邪恶的笑容来,镇定地说道:“七烈王请放心,除非东悟牙不要他一家老小41口的性命了,烟雨盟早就将他族人全部控制起来了,他只要稍微表现出一点不合作来,就杀光他的全家。”

    弘茂的唇角上扬,看着远处的那一抹红衣,喃喃说道:“三哥啊三哥,你跟父皇一样,都是瞎了眼,当初的那个皇位本来就是你的,四哥陷害你才谋得了皇位,你居然还这么愚忠,你就是活该啊…….”

    经过了两天没日没夜的骑行,白帝,弄雪,还有国师莫洛多一行人终于再一次进入了南颂城,当天晚上,他们进入南颂城的那一刻,天上显出异象,白帝的司命星最后亮了一下,便永久的消息了,而三义王冷瞳的司命星,却熠熠生辉了起来,不过这一切,莫洛多因为赶车,并没有看到,那也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司命星,因为当他再一次准备要占卜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了。

    马车直接冲进了南颂城主府,城主府门口的官兵将马车拦了下来,莫洛多从马车上连滚带爬掉了下来,大喊道:“快叫东悟牙出来,白帝驾到。”

    一听白帝驾到,卫兵就慌了,赶紧跑了进去,过了没多久,整个城主府里面的灯都亮了起来,东悟牙一边穿衣一边跑了出来,跪拜在马车前,呼道:“臣东悟牙,不知白帝驾到,请恕罪。”

    这句话说完,已经落魄于斯的白帝才缓缓从马车里下来了,扶着他的,正是“养女”弄雪。

    东悟牙眼睛动了一下,把三人请进了城主府,马上给白帝准备沐浴更衣,还有食物,整个南宋城主府,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

    我们的视线在回到帝都。

    帝都的那件布行里面,戴着面纱的舞眉推门进来,一进来,未先就围了过去,问道:“大小姐,情况怎么样了?”

    舞眉的眉间有一丝愁容,说道:“让我们的军队按兵不动,跟计划的不一样,白帝称病,朝圣出现的不是白帝,而是三义王冷瞳。”

    冷瞳?

    这个在帝都最负盛名的亲王,谁人不识,可是为什么是冷瞳,即便白帝被杀,出现的也应该是扶落家的人啊,难道扶落家的人跟冷瞳联手了?

    虽然没有人相信会是这样,但是目前的事实告诉他们,或许真的应该是这样吧。

    皇权没有落到扶落家族的手里,那么寒月银甲军就可以放心了,不管是不是冷瞳跟扶落家的人合作夺了白帝的权,至少皇权还在,那么扶落家的人就没有理由违背先皇的祖训,再不提北漠沙原之事。

    舞眉坐在院子里,当年的情形历历在目,那个青涩又美好的年华,那个华服少年,一切都那么清晰,舞眉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就下来的人,居然是一个弑君者,那么弄雪呢?冷瞳是认识弄雪的,当年就是因为弄雪,冷瞳才免于了追杀,那么冷瞳一定会饶弄雪一命的,一定会的,舞眉跟弄雪两姐妹,从小就有心灵感应,舞眉并没有出现不好的感觉,那么就说明,弄雪还在宫中,冷瞳并没有杀掉弄雪。

    弄雪当年的懵懂,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

    西境铁血城。

    城主府内,城主夜微寒正在批示公文,突然一声“报…..”划破了这宁静的气氛,年轻的夜微寒刚刚继承了父位,在别人眼里,他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可是在西境铁血城,他已经是万人敬仰的铁血王了。

    “启禀王爷,重要军情来报。”

    夜微寒没有抬头,冷冷说道:“报。”

    “四天前,东境扶落军进驻帝都,控制皇城,三天前朝圣日,白帝称病,三义王冷瞳被朝圣,三义王昭告天下,从即日起,由他代管大逸国朝政。”

    夜微寒听完,嘴角咧开一个完美的弧度,他的脸白皙,看起来有些文弱书生的味道,其实他真的很弱,常年生病,因为有喘疾的原因,时不时就要吃药,只要不吃药,就咳嗽的厉害,可是老城主只有他这一个儿子,老城主去年过世,他被半推半就上了城主位,那时候扶落家的人就进入了铁血城,跟一些反对他的人结成联盟,为的就是两天前的叛乱,现在看来,扶落家的所有计划都落空了。

    “是三义王救了大逸国啊….”夜微寒看着门外的大雪纷飞,裹了裹身上的裘皮,西境苦寒,常年积雪,这也是夜微寒喘疾一直好不了的原因。

    楞了一下,夜微寒说道:“传我命令,西境所有军队进入备战状态,以防止西江国入侵,国乱之际,汝等将士必要负起守土之责,确保大逸无恙。”

    卫兵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夜微寒站了起来,把手放在火盆旁边烤了一下,喃喃说道:“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国泰民安的大逸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