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莫离宫中
    帝都。

    夜已深。

    当初热闹的帝都,因为三义王的掌权,似乎变得冷峻了起来,以前在宫里只能看到禁军,红衣影卫一般都在暗处,普通人根本看不到,现在不一样了,宫里有三支军队,一支还是禁军,另外一支是扶落军,还有就是红衣影卫。

    红衣影卫在宫中的权力最为特殊,他们可以到处巡逻,也可以忽然消失,总之,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白帝阁的旁边,有一座偏殿,现在是三义王冷瞳的寝宫,虽然比白帝阁小了不少,但是冷瞳也不习惯那种空荡荡的大房子。

    整个皇宫,已经没有几盏灯是亮着的了,唯独冷瞳的寝宫“莫离宫”,依旧是灯火通明,批完了一堆没什么用的奏折之后,冷瞳安静了下来。

    莫离宫,是冷瞳自己取的名字,脑海里,浮现出当年暗动情愫的那个叫舞眉的姑娘,这么多年过去了,冷瞳没有再回过莫离山,可是舞眉的身姿,总在他的脑海里不停搅动着,一直没有改变。

    突然,他想到了朝圣日上,那双熟悉的眼睛,那眼睛似曾相识,可是总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有刺客……”

    安静的夜空中,突然发出一声长啸,宫里一下子就乱套了起来,冷瞳手指微动,不知道弹出了什么东西,将莫离宫中所有的油灯灭了,一瞬间,整个寝宫暗了下来,冷瞳闭上眼睛,在凌乱的脚步声中分辨着什么。

    突然,他眼睛睁开,一个闪身,躲在了床后面,然后听到门响了一下,接着一点点缝隙,冷瞳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谈了进来,蹑手蹑脚地进来,然后又慌慌张张把门给关上了。

    刚刚关上门,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殿下,我是沉铁,宫里进了一个刺客,如果有需要,您可以叫我。”

    幸好冷瞳平时就不怎么回应手下的话,而且沉铁也知道,一般的刺客,根本就近不了三义王的身,所以只是站在门口,等候吩咐。

    可是这句话,倒把那个黑衣人惊着了,她以为外面的人要进来,在月光中观察了几下,看到床后面不错,一个纵身就躲了进去。

    进去之后才知道,里面居然有个人,黑衣人大惊,差点叫出声来,一只温热的大手,盖在了黑衣人的嘴巴上,这才把声音压制了下去。

    沉铁在外面听到了动静,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殿下?”

    冷瞳清了清嗓子,说道:“没事,你退下吧,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沉铁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黑衣人从冷瞳的手里挣扎了出来,退到一边,拔出长剑,喝道:“你是三义王冷瞳?”居然是一个女声。

    冷瞳面无面前走到几案面前,取出火折子,说道:“能瞒过红衣影卫的眼睛,功力也不错,说吧,我冷瞳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正好火折子亮了起来,案几上的油灯被点亮了,冷瞳回过头头去,一下子就愣住了,或者说,惊呆了,许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黑衣人这才发现,刚刚冷瞳捂自己嘴的时候,面纱已经掉了下来。

    啊了一声,想要再把面纱盖起来,想想又没那个必要了索性就摘了下来。

    “冷瞳,早知道当年我就不救你了,没想到你是个弑君者,是个野心勃勃的混蛋,你快把我妹妹弄雪还给我。”

    冷瞳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舞眉的脸,这是一张他日思夜想的脸,多少次梦里那个思念的脸。

    许久,冷瞳说道:“你也觉得我是弑君者吗?”

    “哼,你不是弑君者吗?你联合扶落家的人,夺了白帝的权,以后你还要做皇帝。”舞眉气呼呼地坐了下来。

    冷瞳也跟着坐了下来,眼睛依旧在舞眉的脸上,没有移动半分。

    “你从哪里听来的?”

    “我还要从哪里听来吗?整个帝都,不对,整个大逸国都是这么说的,你快把我妹妹弄雪交出来。”

    冷瞳的脸,突然就变得冷冰冰的了,他看着案几上高高的一堆奏折,说道:“弄雪被白帝带走了,此刻,应该已经在南颂城了吧。”

    舞眉一听,直接跳了起来,说道:“什么?弄雪又回南颂城了?白帝没死?”

    冷瞳问道:“白帝为什么要死?”

    舞眉:“白帝不死,你怎么做皇帝?”

    冷瞳:“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做皇帝。”

    对哦,好像朝圣日当天,三义王冷瞳并没有说过他要称帝,只是说代管朝中事务。

    “反正….反正你跟扶落家的人勾结就是不对,你应该去看看,都说大逸国国泰明安,在很多地方,苛捐杂税高的很,除了帝都和三大城以外,其他的地方,很多人都民不聊生,还有帝都前几日的瘟疫,扶落家的人是怎么对待那些老百姓的,你都看到了吗?大逸国如果落到扶落家手里,就完了。”

    冷瞳看着舞眉焦急的脸上,永远都是冷冰冰的脸,突然就笑了一下,说道:“放心,有我在,大逸国永远都不会是扶落家的。”

    舞眉看着冷瞳的眼睛,看到了坚韧与执着,点点头,说道:“看来我没有救错你,算了算了,我误会你了,我跟你道歉,你看这样行不行?”

    冷瞳:“接下来你要去南颂城吗?”

    舞眉:“对,我要去南颂城,我很久没有见到弄雪了,我很想她。”

    冷瞳站了起来,说道:“我陪你去吧,正好我想出去走走。”

    舞眉疑惑地问道:“你不在帝都,扶落家的人不是又要叛变了吗?”

    冷瞳神秘地一笑,拍拍手,只见床的后面,就是刚刚他们藏身的地方,忽然就开了一扇小门,从小门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把舞眉吓得张大了嘴巴合不拢了。

    这个人,居然跟冷瞳长得一模一样,就连穿的衣服也一样,脸上的表情也是冷冰冰的,完全分辨不出来谁是谁。

    “这……..”

    “这是我寻觅的替身冷慕,多年来我外出游历,就是冷慕在代替我。”

    冷慕朝着舞眉点点头,舞眉也跟着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