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进退两难
    “冷慕,我会离开一月,这一个月,你就在莫离宫中,深居简出,有什么事情就找沉铁,他会帮你。”一边说话,冷瞳脱掉了身上的锦袍,拉起舞眉就要出门。

    “等一下,你刚刚说,这个叫莫离宫?”舞眉好奇的问道。

    冷瞳没有回答她,拉着她就进入了刚刚冷慕出来的那个小门,谁曾想到,白帝阁旁边的偏殿中,居然也隐藏着一个通往城外的密道。

    不知道走了多久,在冷瞳的带领下,终于走出了皇宫,这个出口在城外的一个村落里,而出口,正好是在一个民居的床铺下面。

    钻出来之后,天刚蒙蒙亮,在屋子里,有一队中年夫妻正在吃早点,大白天的床铺底下突然钻出两个大活人来,两人却一点都不惊讶,该吃东西还是吃东西,冷瞳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问道:“红衣影卫是不是都撤出来了。”

    男人放下手里的碗筷,站了起来,抱拳说道:“启禀殿下,大部分已经撤出,我们在山里的一万红衣军也被隐藏了,只是…..”

    冷瞳淡淡问道:“只是什么?”

    男人说道:“沉铁将军说帝都保卫力量不够,所以让部分红衣影卫化妆成老百姓,混在了帝都中,策应殿下的安全。”

    冷瞳挥挥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

    说完,就走出了这个小茅屋的门,舞眉看了一眼两夫妻,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了冷瞳的身后。

    “你还有红衣军,你是要叛变吗冷瞳?”

    “你居然挖了一条地道,从皇宫通到外面,你要干什么?”

    “你住的那个宫殿叫莫离宫,跟莫离山有什么关系吗?”

    …….

    一路上,舞眉一直在说话,冷瞳一个字都没有回答,突然,冷瞳站住脚步,猛地回过头,舞眉吓了一跳,直接拔剑。

    “你要干什么?”

    冷瞳说道:“我认识你的时候,应该弄雪话多些,你的话不多,怎么现在反过来了,一路山很聒噪啊。”

    舞眉收了剑,脸上有些委屈,也有些难过,说道:“你以为我想吗?我就是很多事情弄不明白,所以我才问的,要是我都懂,我才不问呢。还是莫离山好,什么都不用烦,多好,我想念师父了,我想念师兄了,还有弄雪。”

    突然,她眼睛明媚起来,说道:“冷瞳,你要是帮我找到弄雪,我答应你,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可以吗?”

    冷瞳看着舞眉的眼睛,问道:“那我要你嫁给我呢?”

    舞眉挥挥手,说道:“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别跟我开玩笑呢。”

    冷瞳婉儿一笑,转过身去,走在了前面,舞眉追了上去,小心翼翼拉着冷瞳衣服是一角,不停地问:“好不好吗?好不好吗?好不好吗……”

    南颂城。

    夜。

    正在睡梦中的白帝,突然看到浑身都是鲜血的扶威,手持一把长刀,对着他的脑袋就砍了下来,吓得直接就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坐起来之后,才看到寝宫里面的油灯都是亮的,弄雪就盘腿坐在他不远的地方,怀里抱着一把剑,瞪着眼睛看着他。

    “陛下,怎么了?”

    “弄雪,你这样….是在保护我吗?”

    弄雪点点头,奴婢不放心,所以就来了,这样也能安心一些。

    白帝走下了床,来到弄雪的身边,拿起弄雪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弄雪,我白帝一直未娶,多少年了,连一个妃子都没有,我总觉得,应该有一个属于我命中的女人出现,那时候,我总能梦到她,可是我看不清她的脸,现在我看清了,也看到了,她就在我的眼前….”

    弄雪轻轻把手从白帝手里给抽掉了,脸色有些娇羞,突然,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把桌上的一封信推到了白帝面前,说道:“陛下,既然你醒了,看看吧,这是父王刚刚探听来的帝都的消息。”

    白帝一听,赶紧拆开信封,越看越生气,看到最后,直接把信给撕掉了,大骂道:“冷瞳,我就知道,你图谋不轨,你早就想要朕的江山,朕早就应该想到的,早就应该想到的…..”

    弄雪问道:“陛下,发生了什么?”

    “三义王冷瞳在朝圣日宣布,朕病重,他要代理朝政,朕知道了,他没有传国玉玺,如果没有传国玉玺,他不敢继位,哼,冷瞳,这是朕的江山,你永远也拿不走,弄雪,你父王呢?叫他来见朕。”

    弄雪匆忙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南颂城主东悟牙跪在了白帝的面前。

    “东悟牙,帝都和扶落的粮草辎重供应,都是来自于南颂城,是否已经断了两座城的供应?”

    东悟牙:“启禀陛下,微臣现在不敢这么做,陛下在南颂城的消息,帝都和扶落现在都还不知道,如果微臣现在断了粮草供应,那么他们就能猜到陛下现在躲在南颂城了,如果扶威带兵来攻,南颂城的军队,恐有不敌啊。”

    东悟牙说的也是对的,南颂城因为没有边境,虽然部队也不少,但是一直没有参加过战斗,所以训练上也比较松懈,在其他边境城市,军人是很受尊敬的职业,但是在南颂城,只有懒人才参军,这也导致了南颂城有军无实,有些军队,甚至可以每天回家种地,这样的军队,怎么跟帝都的禁军和扶落军对抗呢?

    “西境呢?朕不是叫你联系西境的夜微寒了吗?他怎么说?”

    “夜微寒城主让微臣转告陛下,之前西江国在我国帝都制造了瘟疫,他怀疑西江国跟太后国舅有串通,如果他现在引兵来勤王的话,西境必定空虚,那么西江国趁势而入的话…..”

    “好了不用说了,都说自己是大逸国的栋梁,到了关键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来帮助朕的,早知道这样,当年就不应该杀了旭绝清。”

    说道旭绝清的时候,东悟牙的眼睛动了一下,这是一个不应该被提起的名字,东悟牙没有说话,低着头,心里默默说道:“是啊,当年,真的不应该杀了绝清将军啊,先帝啊,你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