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冷暖自知
    “东悟牙,我要你现在开始整顿南颂城的兵马,集合粮草,从现在开始,所有粮草不能再向帝都提供,同样,扶落城和铁血城的粮草也要断掉,朕要囤积粮草,跟他们一绝死战。”

    白帝在南颂城终于找到了做皇帝的感觉,突然之间觉得,其实逃亡到这里也是挺好的,至少在这个地方,不用看别人的脸色,自己可以做决定。

    东悟牙看了一眼白帝,说道:“陛下,南颂城向来是其他三座城市的粮草来源,如果断了全部的粮草,那老百姓怎么办?他们都要饿死的,还有,铁血城并没有叛变,陛下这么做,会让夜微寒也起了叛变之心的,陛下您这是将铁血城也推向我们的对立面啊。”

    白帝不屑地说道:“东悟牙,我警告你,我才是皇帝,你只要听我的命令就可以了,如果你做不到,我可以马上换一个南颂城城主,总有人可以做到。”

    东悟牙没有办法,磕了一个头,退了出去。

    当天上午,从南颂城主府下了一纸公文,这条公文传到了南颂城每一个角落,从现在开始,南颂城所有粮库的粮草进行封存,不允许外运,所有做粮草生意的商人,不管是客商还是官商,都必须停止,南颂城城门从今天开始进行盘查出入,另外,所有卸甲的战士必须第一时间赶到军营,不得懈怠,否则,杀无赦。

    南颂城历来安康,在东悟牙的治理下,百姓安居乐业,很幸福,而且从来都没有战争,所以在南颂城,你是看不到暴力事件的,更重要的是,整个南颂城连乞丐都没有,是大逸国唯一的净土,可是一句杀无赦,好像打破了以往的平静,所有人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还有一些军士不当一回事,想着要把家里的农活做完再去军营,结果,真的有官兵到了他的家里,当场就枭首了。

    从那一天开始,南颂城的人渐渐听说,白帝就在南颂城,现在的大逸国已经不是白帝的了,已经被三义王掌管了天下,白帝在南颂城,就是要利用南颂城对帝都和扶落城进行反攻呢。

    这个消息,让所有南颂城的百姓都压抑了起来,南颂从来没有过战事,即便是先帝建立大逸国的时候也没有,那时候都是南颂城主动向大逸国投降的,现在看来,战争已经不是太远了。

    也就在这个消息传遍南颂城的时候,很多人忽然觉得白帝也不过如此,以前一直以为他是无所不能的神,现在看来,也只不过是给南颂带来灾难的灾星。

    在战争的面前,你皇权又算得了什么呢?

    大逸国开国先帝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皇权概念,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崩塌了。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南颂城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热闹了,大街上军队多了很多,以前看起来懒散的军队,现在也严肃了很多,以前南颂城是商人的聚集地,南颂的商人将这里的很多东西卖到大逸国各地,也甚至卖到整个乾洲大陆,现在很多商人都被限制出境了,因为白帝下令,南颂城的一针一线都不允许运出去,运进来是可以的。

    从帝都来南颂的路上。

    走了三天下来了,本来冷瞳和舞眉两人一路,虽然着急,但是确定了弄雪没事之后,舞眉的心情就好了很多,两人开开心心,游山玩水,倒是也好不热闹,舞眉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之前整整一年都没有弄雪的消息,现在知道她是安全的,自然心情不错。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舞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但是冷瞳发现了,因为驿道上的车马变少了,甚至连行人也少了。

    “舞眉,你有没有发现,驿道上空荡荡的,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

    舞眉可不懂这些,说道:“那是因为朝圣结束了啊,没有人有什么奇怪的?”

    “朝圣是结束了,可是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吧,你好好想想,你出来的时候,没朝圣的时候,驿道是这样的吗?起码有商人吧,现在连商人也看不到了。”

    这么一说,舞眉还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驿道上,一辆驴车。慢慢悠悠走了过来。

    到了两人的旁边,冷瞳叫住了赶车的老人,问道:“大爷,我问一下,为什么这几天驿道上的人变少了?”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哎,你不知道,南颂城关城了,里面的粮食不准运出来了,这不,家里断粮了,我来拉一点粮食,门都不让进了,你说着南颂城不提供粮食了,我们可怎么活啊?”

    老人摇着头,赶着车,一副哀怨的样子,慢慢悠悠又走了。

    冷瞳知道,这是他的这个弟弟白帝的作风,也是他最害怕的情况出现了,如果南颂对整个大逸国断粮,那么整个大逸国离崩溃就不远了,白帝啊白帝,你是将自己手里的江山,拱手让给别人啊。

    “冷瞳,你为什么不高兴了?”

    “呃……没什么,我们继续赶路吧……”

    天快黑了,两人必须马上赶到前面的一个镇子落脚,不然的话,今天晚上就要露宿了。

    夕阳西下,将两人的影子在一望无际的驿道上拉的很长很长,冷瞳跟在舞眉的背后,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忽然又回到了那个在莫离山的记忆,舞眉一脸倔强,仗剑站在他的面前,那个时候的冷瞳,连武功都不会……

    现在,或许应该换我来保护她了吧。

    “你快点啊,都快到了,发什么呆呢?”

    舞眉站住了脚步,回过头抱怨道。

    在帝都,冷瞳是出了名的冷漠,不管到哪里,脸上都是没有表情的,这也导致了帝都很多人都害怕冷瞳。

    可是在舞眉的面前,冷瞳却变成邻家少年,其实有时候不是心太冷,而是恰恰少了一个让他心温暖起来的人而已。

    这个人,现在就在眼前,这么美好,这么美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