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御驾亲征
    再回到洛家村,看到满目的尸体,舞眉靠在冷瞳的肩膀上,好难受……

    洛大娘屋子的废墟里,一个碗的碎片历历在目,就在刚刚,舞眉还端着碗,跟洛大娘有说有笑呢……

    “舞眉,我们不去南颂城了,我们回帝都,我要带领军队,打下南颂城,让更多像洛大娘这样的人,能吃得饱……”

    舞眉也点了点头,很郑重,说道:“我陪你一起……”

    把舞眉从地上扶起来,搀扶着她,又一点一点往回走,月光下,谁也没看到,冷瞳的后背上,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已经结痂了,但是却是那么醒目,冷瞳却一直没说,一路上还在使劲地逗舞眉笑,心大的舞眉哪里还记得,这个男人刚刚为自己挡了一刀。

    南颂城里。

    白帝终于感受到了权力在手的好处,他俨然已经把南颂城当做了自己的皇宫,在连续实行了关闭城门,整肃军队,以及诛杀叛党这几条政令之后,白帝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开始整日歌舞升平,平日里素来安静的城主府,现在也是乌烟瘴气。

    整个南境,居然也被白帝来了一个封城授地,那些在政令中表现优异的官员,统统被白帝加官进爵,原本都属于东悟牙的南境,现在也被分成了好几块,好像在白帝的眼里,这个南颂城已经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了。

    不光是这样,白帝还颁布了新的政令,在南颂城兴建属于帝王的行宫,其实之前在南颂城是有一个行宫的,但是他觉得不够气派,要在原来的位置上重建,反正南颂城有钱,也就没人反对,就这样,也通过了。

    这一日,白帝跟弄雪,走在他们最初认识的那个花园里,这时候的白帝,哪里还有阅读的兴趣,他牵着弄雪的手,追着那春暖花开的蝴蝶,像个孩子一样,打闹了一会,终于安静了下来,白帝就坐在草丛中,弄雪依偎在他的身上,看起来一副很和谐的画面。

    “弄雪,你是不是觉得,朕很残暴,不顾天下百姓的感受?”

    弄雪抬起头来,看着白帝的脸,说道:“陛下怎么会这么想?臣妾知道,陛下是为了大逸国的江山不落入贼人之手,才做的这样的决定,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陛下是做大事的人,何必拘泥于这些小事情。”

    白帝帮弄雪整理了一下头发,说道:“朕从认识你那天起,就已经爱上了你,感谢你对朕的不离不弃,即便朕现在是一个落魄皇帝,你还是赔在朕的身边,有你,朕很知足。”

    弄雪也是含情脉脉,又靠在了白帝的身上,说道:“陛下,南颂城只是现行之策,不是长久之计,臣妾觉得,陛下还是应该亲率大军打出去,将势力向帝都扩张,这样才有可能重新拿回属于陛下的江山。”

    “可是现在南颂城的军队战力不足,并不适合战斗,这样打下去,南颂城的将士不知道要损失多少?”

    弄雪的脸严肃了起来,坐了起来,对白帝说道:“陛下,臣妾刚说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历来江山都是累累白骨堆积起来的,何况帝都断粮,扶落城的军队和御林军都是饿着肚子跟陛下作战,哪来是我们吃饱了饭的将士的对手?”

    白帝想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前几天国师莫洛多刚刚提醒过白帝,暂时不要兴兵,因为即便白帝不兴兵讨伐,扶落城也会坐不住的,没有了粮食,扶落军肯定会来进攻南颂城,到时候,以逸待劳,不是更好吗?

    可是现在弄雪说的话也很有道理,为什么要等,如果扶落城不来打,就真的要偏安一隅吗?

    白帝从地上爬起来,说道:“走,随朕回宫,我们整顿三军,朕要御驾亲征……”

    冷瞳和舞眉还没有回到帝都,白帝要御驾亲征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逸国,一路上,路上的军队渐渐多了起来,扶落军在紧急集结,动不动就能看到扶落军大队的人马开过去,而路的两边,也看到很多饥民,漫无目的的朝南颂城走着,大逸国很多年没有战争了,因为南颂城盛产粮食,足够整个大逸国使用,所以不管是帝都还是扶落全境,都从南颂购买粮食,这样一来,很多老百姓都不种地了,很多土地都荒废了,其实这些地本来都是可以产粮食的,现在好了,已经来不及了。

    铁血城相对还好一些,铁血城边陲之地,苦寒之地,没有了粮食,他们还可以打猎,本来就是冰雪上的民族,最早也是靠打猎为生,也就是说,没有了南颂的支持,最先崩溃的是帝都的皇族,接着就是扶落城,最后才会是铁血城,冷瞳有信心,铁血城一定会按兵不动的,因为铁血城的城主,是他最好的兄弟,夜微寒。

    当时先帝为了防止铁血城叛变,要求夜微寒到帝都来做质子,那个时候,别人都看不起作为质子并且身体很不好的夜微寒,至于冷瞳,总是保护夜微寒,不让他受欺负,而且总愿意把最好吃的留给夜微寒。

    夜微寒身体不好,需要各种大补的药材,冷瞳就去御医房偷补药给夜微寒,就这样,夜微寒撑过了那段屈辱的岁月,一直到前几年铁血城老城主病重才回去。

    冷瞳谋朝篡位的消息一定也传到了铁血城,但是夜微寒并不需要解释,他一定很了解冷瞳,他并不会相信现在的事实就是这样。

    “冷瞳,我好累啊,要不你背我吧……”舞眉估计是实在走不动了,有些耍赖的意思。

    “这个……不太好吧……”

    “什么嘛……你还怕男女授受不亲啊,我们可是好朋友……”

    “我们……只是好朋友吗?”

    “啰嗦,你背不背?不背我不走了……”

    “背……我背还不行吗?”

    舞眉笑了,要冷瞳蹲下来,这个时候的冷瞳,已经换了衣服,完全不知情的舞眉一下子就跳了上去,碰到了伤口,冷瞳不禁抽搐了一下,可是他咬咬牙,继续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