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无奈分开
    两人走了两三天,终于到了离帝都不远的地方,再走上几个时辰,就可以通过密道回到皇城了,前面突然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两人马上警觉了起来,对视了一眼,往前慢慢靠了过去,翻过了一个突破,只见在一条路的中间,一伙蒙面人,大约七八个人,跟二三十个官兵打了起来,官兵的身后大概是十几车的粮草,看官兵的装束,应该是御林军的人,这些粮草,那就应该是云到帝都去的。

    看来是一伙强盗要劫持粮草,如今全国都在缺粮,所以粮草就成了关键,导致一些强盗横行,也是在所难免的。

    虽然官兵人数占了优势,无奈对方七八个人武功都不错,所以慢慢也就成了劣势,几个回合下来,官兵的人数越来越少了。

    冷瞳又跟舞眉对视了一眼,两人一起拔剑,朝着那伙强盗杀了过去。

    两人迅速加入战团,左杵右突,将对方七八人压制了下去,官兵一看树林里跳出来一个红衣少年和一个青衣女子,本来也是楞了一下,以为也是贼人,领头的一个看,马上喊道:“三义王殿下”,很是惊喜,有了三义王助战,马上也有了斗志,也纷纷开始反击。

    对方也是这样,忽然看到有人进来,也没反应过来,挡了几招才看清了对方的人影,其中为首的一人,架开舞眉的一招过后,拉下面罩,说道:“大小姐,是我。”

    舞眉一看,居然是未先。

    一看是舞眉认识的人,冷瞳挥挥手,停止了战斗,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未先脸上很是焦急,问道:“大小姐,我们找了你好久了,你去哪了?”

    舞眉一头黑线,说道:“这个……这个……”

    未先又看到了冷瞳,剑指冷瞳,对着舞眉问道:“大小姐,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你师父难道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不能靠近皇家之人吗?”

    舞眉委屈地看了一眼冷瞳,显得有些委屈,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突然,想起了什么,坚定地说道:“冷瞳,对不起了,我不能跟你一起走了,我师父是说过,不能跟皇家之人在一起,所以我还是走了……”

    冷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心里有很多话要说,突然就说不出来,当年在莫离山上,舞眉的那个师父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他听见了,所以他并不怪舞眉,就这样,未先带着舞眉,就路上消失了。

    看着他们要跑,冷瞳背后的一名官兵,擅自拉开了一张弓,瞄准了那帮人,手一松,离弦之箭刚刚放出,冷瞳右手一伸,直接就把这支箭给拿住了,纵然是这样,飞速的剑还是伤了冷瞳的手,鲜血流了下来。

    冷瞳没有感觉到疼,只是呆呆看着舞眉离开的放向,那个御林军吓得跪了下来。

    “殿下赎罪,小人是不想放过这伙贼人。”

    三义王没说什么,把箭扔在地上,说道:“回宫……”

    在帝都外的那个大院子里,舞眉被带进了一个不大的屋子,进去之后,舞眉才发现,这里是一个灵堂,因为不大的屋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灵位,不知道有多少个,灵位的正中间,摆了两个很大的灵位,其中一个写着:“大逸国寒月将军旭绝清,另外一个没有刻名字,是一个无字灵位。”

    “未先叔叔,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呀?”

    舞眉问道。

    未先对舞眉,一贯都是和蔼的,现在却不是这样了,他对着舞眉大吼道:“你给我跪下。”

    鬼使神差的,舞眉还真的对着那两个灵位跪了下来,虽然她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跪。

    未先跪在舞眉的身后,磕了三个响头,抱拳对着灵位说道:“绝清将军及夫人在上,虽然还没有找到二小姐,但是为了避免大小姐误入歧途,末将决定把所有事情告诉大小姐,请恩准。”

    说完,又长跪在了地上。

    舞眉就回头看着未先一个人自言自语,搞不清在搞什么鬼。

    过了一会,未先从地上站了起来,面色非常严肃地看着舞眉,说道:“大小姐,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希望你认真听。”

    “首先,我先告诉你,这个寒月将军旭绝清,就是你的亲生父亲,这个无字灵位,是你的母亲。”

    长这么大,舞眉和弄雪其实一直都没有父母亲的概念,从小到大,她们的世界里只有师父和师兄,虽然儿时读书的时候,时常也能看到书里有父亲母亲的称呼,但是并没有多少概念,曾经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弄雪问过舞眉,为什么别人都有父亲和母亲,就我们两个没有,你看师兄,师父就是他的母亲,虽然从来不叫他母亲,可是我们知道呀。为什么我们两个就没有呢。

    这个问题,舞眉还真回答不了,那一刻,两姐妹都很落寞,舞眉不知道弄雪是怎么想的,可是舞眉总想,可能是她的父母亲不要她们了,所以抛弃了她们,有很多次,她们都问师父,可是每次问到这个问题,师父就不说话了,让她们自己练剑,看的出来师父很不开心。

    再后来,为了不让师父不开心,两姐妹就再也没有问过。

    可是现在,未先告诉她,这就是她的父母,她还是有些难受,她相信未先说的话,因为她身上有寒月令牌,而这个灵位,是寒月将军的灵位。

    “舞眉,你不用哭,也不用难过,因为你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将军,他是一个被载入史册的将军,他驻守的北漠沙原,从来没让北狼国踏进过一步,曾经,在北漠沙原,在北吟城,寒月战旗就是象征着胜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