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长了脚的灯火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顾安图脸色涨的通红,梗着脖子。

    伸出手指指着许纯,怒目看着顾良。“你看你娶了个什么样的老婆啊?还愣着干嘛?给我打啊?”

    顾良只是看着许纯,并没有听顾安图的。

    顾安图整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许纯看向了顾良,哪怕是嘴角抿的再紧,可是看向顾良的时候,眼神却还是不争气的柔和了下来。

    耳朵里是顾安图的叫嚣,眼前是顾良纠结和疲倦的脸。

    许纯突然觉得很累,就像是徒步跋涉了几千里,眼看着就要到家了。

    但眼前的灯火却像长了脚一样,也越来越远。

    许纯好像没有力气了,她走了那么久,却还是触及不到家吗?

    她累了,想睡觉了。

    顾良定定的看着许纯,看着许纯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顾良的心无端的也苦涩起来。

    “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有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

    顾良的话说到一半,截然而止。

    但是话里的意思,在座之人都是明白的。

    顾安图的接下来会怎么说?林秀芝又会挖下什么坑给自己跳?

    这一切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顾良会不会相信自己!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生活中最重要的不是说说而已,重要的是信任。

    许纯偏开了头,不再去看顾良。

    既然顾良对自己的信任不在,那自己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的了。

    “你到底有没有?”顾良又重复了一次,声音比刚才高了些。

    清俊的脸紧紧的绷着,眼角处开始溢出红色血丝,至于满眼的星子,早就碎成了无数块,消失在那双眼中了。

    许纯快速的回头。

    也许人的快乐和悲伤是不共通的,疲惫和倦怠却是会传染的。

    许纯嘴角抿着,眼里的神采迅速的黯淡下去。

    快的就像是摁下开关的灯。

    顾安图咧着嘴巴看着顾良和许纯,清瘦的脸越发像是某种动物。

    林秀芝坐在椅子上沉默,腹部的赘肉一圈又一圈层层叠叠,就像是垒了几个游泳圈在肚子上,这也让她的身体不得不往椅背靠去,这也让她看上去更笨重更沉默。

    此时顾良的眼里顾不上其它的,也没有时间去顾及。

    他的脚下仿佛坠着千斤重的枷锁,他缓缓的抬起脚,往许纯面前走进了一步。

    毛绒绒的软底拖鞋踏在上面,竟像巨象奔走,沉重的就像是一步一步踏在了许纯的心头上。

    “你到底有没有?”顾良的声音更高了几分,哪怕是极力的压制,许纯都能听出那声音里的咬牙切齿。

    许纯此时反倒一点都不紧张了,她面对顾良,目光和顾良愤怒的目光相接,缓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没有!”

    顾良垂在身侧的手骤然收紧,手指的关节都带着白,还可以听到骨节咯嘣响的声音。

    他想要的不就是许纯的肯定吗?

    为什么现在坦荡的说了出来,他竟然觉得像是在打自己的脸呢?

    也许,信任这个东西一旦有了裂缝,就没办法回到当初了。

    更何况,林秀芝之前的一番话早就在顾良的心里播下了一颗怀疑的种子。

    哪怕顾良当时否认了林秀芝的说法。

    但,种子在心里已经生了根。

    经过时间和事件的酝酿,经过林秀芝和顾安图轮番言语的灌溉。

    这颗种子,在顾良的心里已然长成了一颗参天的大树。

    许纯目不转睛的看着顾良,这个说过会一辈子信任自己包容自己的男人。

    也许,从今天开始,他已经不存在了。

    许纯莫名的想笑,其实早就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就算是脚下的土地,经过千年万年,沧海都会变换成桑田。

    更何况是一个人的心呢?

    只是,笑到嘴边,为什么还会怎么苦涩?

    鼻子也酸酸的,眼眶也无端的有些热。

    顾良仍旧站在许纯的面前,像一座高山。

    不过还是不同了,以前他像一座高山一样可以让自己依赖,守护在她的背后。

    而现在,却到了她的面前。

    顾安图似乎厌倦了了这一切。

    低低的叹息了一声,“哎,本来以为,娶了儿媳妇进门,就是我和你妈享福的时候,不知道是我和你妈造了什么孽,这儿媳妇自打娶进家门来,就没过过几天安生日子。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老了,真是累了。”

    林秀芝心有所感,顾安图的话一说完,林秀芝就将肚子上一层又一层的游泳圈压的不能再压。

    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抽咽声传了过来。

    顾安图和林秀芝这样的做法无疑是给顾良造成了更大的心理压力。

    顾良的双眼看上去疲惫极了,红血丝肆意的在他的眼睛里泛滥。

    他嘴里的牙紧紧咬着,像是在极力的压制着什么话一样。

    顾安图叹完气,看着仍旧站在顾良面前的许纯道,“许纯,我和你妈还有顾良我们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以致于你要做出这种让我们顾家颜面扫地的事?这样,这样,我死了怎么有脸面去地下见列祖列宗啊!”

    顾安图旧事重提,无疑是又想将刚才的没说完的事说个清楚明白。

    只是这样一个屎盆子扣下来,顾安图到底是什么居心?

    许纯没有再看顾良,看像了一旁的顾安图。“爸,我刚才说了一遍又一遍,我没有做对不起顾良的事,你不问青红皂白的把这样的事往我身上安,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顾安图顺着许纯的冷冷的反问。

    “是你自己说的,你昨天晚上住在你老板的家里。”顾安图伸出手来击打了一下自己的手背。

    “没出什么事?谁相信啊?”顾安图拿眼角斜睨着许纯。

    “那照爸你这么说,在别人家里住了一晚上就能坐实出轨的事实了?”许纯反问道。

    “当然!”顾安图梗着脖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晚上,不出问题那就是有鬼了!”

    许纯的唇角勾了一下,“那你知不知道,在我怀顾俢的时候,顾良也在我的一个单身女性朋友家里住了一晚上呢?而且,那个女性朋友你们也是见过的,就在我和顾良的婚礼上,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呢!那照爸这么说,顾良早就出轨了?”

    《2016》网址:超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