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世仙凡道 第八百六十七章 赠宝
    记住《》网址:. 求书、报错、附上 书名+作者

    第六卷百年动乱

    第八百六十七章赠宝

    在龙池下面转悠了一圈之后,韩鸣很快的就发现下面的很干净,一点有用的灵物都没有,四处都是一股被搜刮后的痕迹,很明显,他来晚了。

    这龙池下面早被赤雨弃搜过了,如蝗虫过境,没给他留下一点灵物。

    无奈之下,韩鸣同意悺妃的要求,离开这里了,而且是快速的离开,尽最大的努力,尽早的离开越国的领地,毕竟不久前他们可是和赤雨弃这个青柏岭修士打生打死。

    虽然悺妃的地位尊贵,青柏岭不一定会追究,但韩鸣还是不习惯将自己的安危托付在其他修士身上,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城池中找到游玩的朱凌沁和陆君吟两人,韩鸣一行人就径直朝越国外面逃去。

    也不知是韩鸣四人逃得快,还是青柏岭并没有派人来追杀的缘故,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离开了越国,接下来也没了继续游览的心思,直接朝江国而去。

    一件飞舟上,韩鸣半靠在一张躺椅上,半眯着双眼,一副假寐的姿态,此时的他虽然不再是一百多岁那种垂垂老死的状态,但也是头发花白,满脸褶皱的七老八十模样,任谁一看都知道状态极差。

    下面束手站着陆君吟和朱凌沁,两人闷哼不吭,不敢打扰韩鸣的打坐,只是时不时偷看韩鸣一眼,脸上带着浓浓的忧虑之色。

    大约打坐了半个时辰左右,韩鸣脸上恢复了一些血气,翻手取出了一枚小玉瓶,自己服食了一枚丹药,才打起了精神看向了下面的两个徒弟。

    “站累了吧,下去歇息去吧,我还没有到行动不便的地步,这边不用你们照看!”韩鸣摆了摆手,示意下面的两位徒弟退下去。

    “是!”朱凌沁和陆君吟同时点了点头,对视了一眼,就顺从的朝外面走去,可才走到一半,朱凌沁骤然转身,对着韩鸣拜了拜:“师尊,你的身体没什么事情吧!”

    陆君吟此时也是鼓着胆子,应和着道:“师尊,你怎么伤成这样!”

    “我没事,你们倒是孝敬,不枉我收你们为弟子!”韩鸣露出一缕微笑,接着又摆了摆手道:“放心吧,不是什么太大的伤势,养养就好,你们各自抓紧修炼。君吟你回宗之后就准备筑基吧,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问你师兄,若是再不行,来问我也是可以的。”

    “是,师尊!”陆君吟点了点头。

    “真的没事?师傅你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出事了,弟子以后可没人庇护了。”朱凌沁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放心,你老死了,为师一定还好好的活着呢,滚吧,别在这碍眼!”韩鸣笑骂一声,随即闭上了双目,不再搭理二人。

    “师妹别担心了,走吧,师傅还有心情骂人,没大事的!”朱凌沁轻声的安慰了一声陆君吟,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就朝外面走去。

    陆君吟回首看了看闭目不语的韩鸣,似乎真的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稍稍有些放心,跟着朱凌沁出去了,却是正巧遇见了回来的悺妃,叫了声师叔就出去了。

    悺妃坐在韩鸣旁边的座椅上,直接扭过韩鸣的手臂,闭目探测了一下,淡淡的道:“恢复的挺快的,照这样下去,回升星宗之前,外表方面倒是能恢复如常了,至于内伤,修养十余年也可以恢复的!”

    “都是妃儿你的灵丹功劳!”韩鸣嘿嘿一笑,自己撸上被悺妃弄乱的衣袖。

    悺妃一副冷淡的模样,似乎并不愿意多加搭理自己,分明是心情不好,这让韩鸣一阵颇为的郁闷,并不知道究竟是如何惹着这位祖宗。

    “妃儿出去转了一圈,可探知了越国的态度,有对我们进行堵截吗!”虽然悺妃脸上很冷淡,但韩鸣还是恬着脸开口问道。

    “没有堵截,一切照旧。”悺妃冷冷的开口道,接着自顾自摆弄起了桌子上的棋盘,并不打算继续搭理韩鸣。

    韩鸣见此继续恬着脸,选了一方棋子,要与悺妃对弈,其间旁敲侧击,足足花费了小半个时辰,在悺妃冷声讥讽一声韩鸣边上深藏不漏,莺歌燕舞,环肥燕瘦之后,才大概知道了悺妃因何对他态度不好。

    知道了根源,韩鸣并没有直接解释,也是有意无意的解释了一下冉七惜,明言她只是一个小婢女,至于椿儿,则是不用解释,因为悺妃百余年就知道韩鸣有这样的一个鬼宠。

    虽然解释过了,但悺妃似乎还没有心情舒畅,反而更有些气恼的,给韩鸣来了一脚之后,扬长而去,回自己的船舱去了,徒留捂着腿揉捏的韩鸣。

    韩鸣独自一人在船舱里面,静静想了一阵,便翻手取出了储物袋里面的一个小玉瓶,端详了片刻,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此次荒州之行,也是不亏,收获还是满大的。

    首先自然就是隐龙之液了,分别来自被和合宗截断的一部分隐龙之根,以及他自己挖出来的根部,两相结合在一起,足足凝聚了整整一瓶隐龙之液,细细一数足足有将近六十余滴。

    而这隐龙之液的效用远在千年石乳之上,单单是小半滴就能让假婴期的他法力瞬间恢复,而就算他进阶元婴期,想来两滴也就能让他法力瞬间恢复。

    这隐龙之液的功效虽然比不过万年灵乳,但也差不到哪里去,韩鸣估算着,大概三滴左右就能恢复元婴后期的法力,功效倒是比得上万年灵乳,当然这也是在元婴期方面,若是放到了更高等级,自然就比不上了,至少得十余滴才能比得上万年灵乳。

    悺妃的收获也不少,从西门若雪哪里抢来了母根,运气还挺好,比韩鸣那一份凝练出来多了一小半,足足提炼出来了二十滴,自己用起来也是绰绰有余的。

    而收获的另一方面,就是石龙胚胎和那黑色龙首炸散之下的黑雾了,这两件灵物应该是相辅相成了,是难以想象的材料,可以炼制宝物,不过究竟炼制成什么宝物,韩鸣现在则是有些不太确定。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无论是石龙胚胎,还是黑色小龙灵,都被赤雨弃抢走了一半,在韩鸣手里的只有龙首部分,也不知道对炼器有没有影响。

    盘算了一阵,韩鸣收起了隐龙之液,服用了一颗丹药之后静静的打坐起来,如今要做的还是先回宗去,一边养伤,一边调整心境,石龙胚胎以后再说吧。

    ..........

    大半年之后,韩鸣四人回到了江国升星宗,此时的韩鸣单单从外表来看,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和离宗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悺妃懒得和升星宗其他修士多说什么,自己做主,在升星宗护宗大阵边角挑选了一座山峰,将周围的其他修士驱赶干净,开辟出了一座洞府,自己住进去了。

    而韩鸣回宗之后则是先去了主峰大殿,知会一下宗内的主要人物,某要打扰他,好全心全意的闭关。

    得知韩鸣回宗了,乔语衫和谢灵运同时出关了,先后到了到了中央大殿,关切的问了韩鸣一些有关于游览的情况,还不断地旁敲侧击,询问韩鸣是否已经心境圆满了。

    “有劳师兄师姐担心了,师弟虽然还未彻底平心静气,但此行却是了结了一些故往旧识,对心境大有益处。”坐在中央大殿右侧主位上的韩鸣点头笑了笑。

    “如此甚好,那师弟是打算走出那一步了!”谢灵运眼中微微亮了一下。

    一边的乔语衫也是美目闪烁,盯着韩鸣,分明是对这个问题十分的关切。

    韩鸣看了看两位同门师兄,师姐,犹豫了一下,便缓缓的点了点头:“这次就是来知会师兄师姐一声的,师弟打算闭关了,短则五十年,长则百年。”

    听到韩鸣的回答,乔语衫面露喜色,谢灵运也抚掌一笑,接着就哈哈道:“哈哈,若是师尊知道了师弟如今也要走出这一步,定然是要欣慰无比的,师弟既然心中有数,那师兄也不多问什么了。只给师弟一些宗门的支持,那枚早已经许诺给师弟的灵丹,明日便会有人送到师弟手上!”

    韩鸣闻言眉间一挑,接着就对谢灵运拱了拱手:“师弟在此谢过师兄和宗门了!”

    谢灵运摆了摆手:“师弟这样就见外了,这宗门现在就是靠你,我,桓御师弟支撑的,哪有什么你我之分!”

    “除了那枚辅助灵丹,师兄这里还有旧物,这便是物归原主吧!”说完话,谢灵运翻手取出了一枚金色的小锁,递到了韩鸣面前:“这枚净魔锁乃是一件有着克制心魔功效的异宝,当初也是师弟带到宗门的,当年你不过练气期,师尊和师伯见你修为低下,拿着也是浪费,便收归了宗门,如今你此等修为了,便物归原主了,这也是师尊当年的吩咐!”

    看见这枚金锁,韩鸣先是怔了一下,接着就是面露复杂之色,这小锁的确是他的,是他那位神仙先祖给他的信物,也正是靠着这枚信物拜入了升星宗,后来却是被宗门端木魈收走了,辗转百年,如今终于是回来了。

    摸着这枚金色小锁,韩鸣顿时面露异色,这小锁绝对是一件少有的古宝,他单单是握在手里,就感觉心里安定了不少,看来这小锁对心境平和,克制心魔也是大有用处的。

    不过回忆一下,金色小锁对心魔有作用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当年还未拜入升星宗的时候,韩鸣因此强行突破,首次产生心魔,便是靠这金锁自动护主,镇压下了心魔,救了性命。

    揉搓了一阵手里的金锁,韩鸣默默的叹了口气,道:“师尊倒是用心良苦了,有此灵物,师弟的把握倒是又多了一些!”

    “师弟,宗内还有一件灵物要分给你的,可之前你离去的太匆匆,便是没来得及,如今你回来了,正好给你,说不定对你的突破还有些作用呢!”谢灵运嘿嘿一笑。

    “哦,宗内还有灵物能辅助?”韩鸣闻言眉间微微一挑,,原本他并没有打算依靠宗内什么,以为最多就一颗丹药,宗内把金锁还给他已经让他颇为的意外了,却是没想到宗内还有灵物要给他。

    “师弟走吧,去看看那灵物!”谢灵运抬了抬手,就在前面带路,朝中央大殿的后殿走去。

    韩鸣早就知道升星宗有修仙界唯一的一株灵源之树,只是资格不够,而资格够了之后,事情又太多,灵源之树也毁了,也就一直无缘相见了。

    跟着谢灵运乘坐短距离传送阵到了朝天峰下面的宗门重中之重的密地之后,韩鸣看见了那株灵源之树,外貌大大的出乎他的预料,若不是那根半斜的石棍隐隐散发着清灵之气,都要让他以为就是寻常的石块。

    这完全没有一点点树木的形体,至少连一片叶子都没有,完全是石质的,上面还有一道道繁复的石纹。

    “为了辅助李师弟,桓御师弟,这株早就收到重创的灵源之树彻底死掉了,树芯一点不剩,只剩下一具空壳,日渐衰弱,再也无法大范围的凝聚天地灵力,这样一件夺天地造化的灵物,却是毁在了我们这一辈手里,却是罪过啊!”谢灵运颇为惋惜的开口道。

    韩鸣走上前去,托着腮打量了一阵眼前的木棍,又探测了一番,眼中微微一亮,转过头来道:“之前师兄说有灵物要给师弟,莫非就是这灵源之树的残躯!”

    “师弟猜的倒是准确,我们几个已经分过了,剩下这一半的灵树躯壳虽然不能引动天地灵气了,但其内还是有些精粹的,师弟将其提炼出来,倒是能洗礼一下肉身,虽说不能达到无垢无尘的地步,但也不会差多少。”谢灵运点了点头。

    “那多谢师兄了,师弟却之不恭了!”韩鸣稍稍拱了拱手,便单手握住了那根‘石柱’猛地一扯,将其直接拔了出来。

    说来倒是有趣,这‘石柱’外表看来没有树木的样子,但泥土之下却是有些样子了,至少有一条条交错纵横的数根,虽然大半的数根都被提前斩去了。

    收起木棍,韩鸣转头看向了谢灵运。

    “师弟,分魔宗莫老怪被杀,储物袋被师兄趁乱收了,算起来对付老怪师弟也是出了大力气的,可奈何那老怪储物袋里面没什么宝物,多是些功法典籍秘术之类的,师兄清点了一下,将所有的功法秘术全都复制了一份,宝物也分出来了一份,现在便送与师弟吧!”谢灵运单手轻轻一扯,将腰间的储物袋摘了下来,送到了韩鸣面前。

    韩鸣精神体探入储物袋,探查了一下,将功法典籍的复制玉简都取了出来,随即就将那储物袋送还给了谢灵运,并且开口道:“那莫老怪乃是师兄冒死击杀的,师弟现在若是收了宝物,岂不是有些太过名不正言不顺了,就要这些功法典籍就好了!”

    “师弟不用介意,若不是你让两头青面鬼动起来,师兄怕是早已经成为了莫老怪刀下亡魂了,这宝物师弟应当收了。”谢灵运摇了摇头,将储物袋推了回去。

    “师兄,我连乃是同门师兄弟,如何需要客气,只是这宝物对师弟并没有什么用处,毕竟师弟马上就要闭关了,要这些宝物无用,师兄还是留着防身用吧!”韩鸣果断的摇了摇头,再次将储物袋送回了回去。

    谢灵运见韩鸣神色坚决,便是没有再坚持,而是收起了储物袋,转而话锋一转,笑着道:“师弟关于闭关的方面还有什么疑惑吗,师兄也是过来人,还是知道不少细节的,师弟若是想要知道,不妨说出来,师兄说不定也能解释一二!”

    韩鸣闻言喜色一闪,闭关之前有一个元婴期指点一下肯定是大有帮助的,原本他是打算亲自开口请求的,却是没想到谢灵运主动地说了出来,如此更好!

    “那师弟就却之不恭了!”韩鸣笑着道。

    “我也在旁听听两位的高谈阔论,大师兄,六师弟不会介意吧!”乔语衫在边上笑了笑。

    “师姐说笑了!”韩鸣摇了摇头。

    谢灵运则是笑而不语。

    三日后,韩鸣寻踪找到了开辟出一座洞府的悺妃,却是发现洞府被布置的颇为奢华,这样住惯了简普洞府的韩鸣还有些微微的不适应。

    洞府分为两部分,山峰之外的庄园,外室仆役,侍从,婢女,童子零零散散三四百人,也不知道悺妃这么短时间内从哪里找来的,另一部分则是山峰内部的山洞,灵兽室,药田,炼丹房,客厅,卧室之类应有尽有。

    这算是韩鸣第一个有了规模的洞府。

    《2016》网址:超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