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婚婚欲睡 298 依然VS慕然
    “哥,别这样求你”

    这样的杨慕然,让杨依然由衷的觉得害怕。

    “别叫我哥!”杨慕然将她一把就扛在了肩上,大步往楼上走。

    杨依然完全慌了,捏着拳头捶他,委屈得哭起来。

    “你干什么呀?哥!你这是强迫我!”

    “是你先招惹我的!杨依然,既然招惹了我,你就没有资格率先离场!”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的每一个字都重得像石头。

    一下一下,砸在杨依然心上。

    杨依然的眼泪,打落在地上,破碎。

    如果可以,她也多希望,可以不半途而废,可以不先一步离场

    可是

    他们这样是罪人。

    是杨家的罪人

    “你们在闹什么?!”

    突然,一声低喝在房子里响起。

    声音里,隐忍着愠怒。

    慕父慕母寒着脸,站在门口。

    杨依然心头一惊,趁着杨慕然发呆之际,立刻挣开来。

    看了杨慕然一眼,哭着跑进慕母怀里。

    “妈,哥他欺负我!”

    “大半夜的,你在闹什么?像什么话?!”慕父瞪着儿子。

    简直不敢想象,刚刚他们若是晚出来一步,将会出现什么状况。

    杨慕然本已经失去了理智,这一下却猛然惊醒。

    他暗淡的看了眼父母,隐忍的垂了垂眼,“对不起,吵醒你们了。”

    “嗯,都什么时候了,赶紧去睡。你这才刚回来呢,就闹腾!”

    慕父继续教训儿子。

    杨慕然只是听着,没有回话。

    “好了,依然,你也别哭了,今晚和你妈睡。回头我再帮你教训教训你哥。”

    慕父只当做不知道这两个孩子之间的事儿,若无其事的安排。

    “好。”杨依然缩在慕母怀里,不敢去看杨慕然的神色。

    可是

    即便如此,她仍旧感觉得出来

    此刻的他,多么的失落,黯然

    这几天的时间,不知道是她有意躲着他,还是他在躲着她。

    总之

    杨依然发现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过杨慕然。

    偶尔,她和齐南出去玩到很晚才回来,也总是见不着他的踪影。

    这天

    杨依然正无力的缩在沙发上念书,门却‘咔哒’一声开了。

    大白天,居然会见到他。

    杨慕然。

    显然

    他也没想到会见得杨依然,一样的惊讶从眼里一闪而逝。

    而后,抿唇。

    没有多看她一眼,转身就要上楼。

    那冷漠的样子,让杨依然一僵,心像是裂开一样的疼。

    “哥”终究还是忍不住,唤出一声。

    杨慕然步子不自觉的顿住,却没有回头。

    手握在扶手上,捏得紧紧的。

    “你怎么白天突然回来了?”她问。

    很努力,很努力想要打破此刻这样的僵局。

    “拿文件。”他淡漠的回答。

    “哦。”杨依然微微颔首。

    想了一下,又问:“那你吃午饭了吗?”

    “嗯。”这回,他回得更淡漠了。

    杨依然咬着唇,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冷笑了下,转过身来看着依然,“现在没话可说了吧?”

    “”杨依然说不出话来,被他冷漠的眼神完全制住了。

    而后

    只能看着他,一步一步上楼,而后,再看着他下楼,消失在自己眼里。

    他的身影,消失的那一瞬,眼泪从杨依然眼眶里坠落。

    哥

    对不起

    她不是故意的

    真的,不是故意

    五个月后。

    杨依然被齐南牵着站在神父下宣誓的时候,她已然觉得一切像是做梦一样。

    不!

    就连做梦都不会梦到这些的!

    这一定是噩梦,是吗?

    不然的话

    她怎么会嫁给除了杨慕然以外的男人?

    她想逃。

    她不想当这个新娘!

    更不想嫁给这个男人!

    可是

    此刻,她有哪里可以去?

    “也真是的,慕然那孩子怎么还不来?”站在宾客中的慕母再次看了下时间,担心的和丈夫喃喃了一声。

    “这小子,该不会出什么事吧?”慕母越想越着急。

    “你别乱想。能出什么事?”慕父面色微凝。

    “你也知道,这几个月他是怎么过来的。他对依然那些心思,我瞧着都不忍了。”慕母叹气。

    慕父也面有愁容,“当年我们若是不收养他,就好了。现在好了,全是孽缘。”

    “其实我们说实话,也没关系吧?”慕母偷觑了眼丈夫的神色,“他们要是能在一起,不正好成全了他们?”

    “绝对不行!不管怎么样,外人可不知道他不是我们的亲儿子,再说,我们也都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着,回头变成咱们的女婿,你能接受,我可不能!”

    “我说你”慕母说正要训丈夫,教堂的门“砰——”一声突然被人从外踢开。

    这一下,众人都惊愕的看向来人。

    看着那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杨依然眸子里一下子便袭上一抹雾气。

    她撩开头纱,激动的看着对方。

    杨慕然一步一步朝新娘走过去。

    “他他想干什么?”慕父脸色变得难看,要上前去拦儿子。

    慕母一把将他拉住,“你别插手!他们这两个孩子,挺不容易的”

    “你!妇人之仁!”慕父斥了一句。

    那边

    却见杨慕然已经走到了杨依然跟前。

    “依然,我带你走。你愿意跟我走吗?”

    杨慕然的话,不小不大,正正好,整个教堂的人都听得到。

    所有人,都一片哗然。

    新郎齐南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哥,你在胡说什么?”

    可是

    此刻,杨慕然的眼里,只有新娘。

    而新娘眼里,也只有杨慕然

    她想也没想,就点头,将手放入杨慕然的手心,“哥,我跟你走!”

    就算是天涯海角,她都愿意跟着他去

    眼泪,沾湿了头纱。

    杨依然转身和齐南一遍又一遍道歉。

    下一秒,众目睽睽之下,杨慕然将新娘打横抱着,走出教堂。

    说什么,走到天涯海角,结果

    他们哪里都没有去。

    杨慕然直接将车开到酒店,扛着她大步往开好的房间走。

    感受着他的体温,杨依然破涕为笑。

    被杨慕然推倒在床上,她也热情的缠上他的腰。

    他有些生气的扯着她身上的婚纱,咬她的耳朵,“是不是我今天不出现,你就真的要嫁给齐南?嗯?”

    他一个用力,昂贵的婚纱被他扯破。

    “你温柔点!这么漂亮的婚纱可惜了!”杨依然很不满的反抗。

    “以后我会给你准备更漂亮的!”

    他不客气的将婚纱踹下床。

    而后,隔着胸衣,在她胸前不断的摩挲。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他嗓音暗哑。

    杨依然被搅得思绪有些混乱。

    很努力的抓住一分理智,双目迷离的看着他,“真的要听实话吗?”

    “当然!”他在她胸上咬了一口。

    惹得她仰头,娇喘连连。

    “是我本来是真的要嫁给齐南的。我以为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了”

    杨依然说着说着,哽咽起来。

    望着杨慕然,她眸子里全是眼泪。

    “哥我们这样跑了,爸妈怎么办?大家一定会觉得他们把我们两个教得这样大逆不道的”

    她的眼泪,让杨慕然心疼到了极点。

    他疼惜的一点点吻干她的眼泪。

    “依然,你听我说”他耐心的解释,大掌在她身上忙着点火。

    “其实,我们不是真的兄妹!”

    “什么?”杨依然以为自己听错了,转过脸诧异的看着他。

    “你没听错,我们不是真正的兄妹。”

    “怎么会?”杨依然坐起身来,惊愕的望着他。

    他笑开,神情从来未有的轻松和释然。

    捧着她的小脸,深深的,贪婪的吮吻了一口。

    “我也是昨晚在爸妈房间外听他们说,才知道这回事。”他深深的看着她,额头抵着她的,大掌贪恋的在她颊上温柔的抚摸。

    “依然,从现在开始,以后你都是我的!我不准你嫁给齐南,也不准你嫁给其他人!”

    “还有我要娶你!明天,不,一会儿我们出了酒店就去登记。”

    杨慕然说着,便将杨依然压倒。

    迫不及待的褪掉她身上所有的衣服。

    在一片湿热中,他霸道的闯入她体内。

    承接着他的占有,杨依然满足的喟叹出一声,细碎的说:“我们今天不能结婚”

    “为什么?”杨慕然一下一下撞击着她,每一处,都顶到最深处。

    仿佛要触到她的灵魂,和她紧紧纠缠在一起。

    “笨蛋我们的户口上,现在还是兄妹,民政局不会给我们发结婚怔的”

    杨慕然听完哀嚎一声,“那就改天!正好,今天我们就哪里都不要去,索性在酒店里做个天昏地暗!”

    “我不要!我会死掉的唔”

    杨慕然细细碎碎的吻她,姓感的笑,“小丫头,我不会让你死的你放心”

    “不过,我可能会让你欲仙欲死。”

    “哥,你这个坏蛋!”杨依然嗔他。、

    他笑起来,“这五个月没有碰你,我都要疯了!老实说,齐南碰你哪里了?嗯?”

    “他很绅士,才不像你这样流氓!”杨依然指控他。

    他更卖力的占有。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充斥着整个房间。

    杨慕然一怔,看向依然,“应该是爸妈追过来的。”

    “接吧!”杨依然闭了闭眼,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反正,迟早都要接受的。

    杨慕然颔首,将手机贴到耳边。慕父的声音震耳欲聋,“混账,你个臭小子!要娶依然,也要把你名字先除了再说!你们俩,都给我滚回来!”

    杨慕然扬唇笑开,“爸,明天一早就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