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真不是药神 第24章 马冬梅的悲伤
    所谓经方考试,是四年一次的全国性中医学药方大考。

    先是学院模拟考,择优者参加全国经方大考。

    因为每次大考,天下医学才子齐聚,其中甚至会出现一些新的堪称经典的方子,所以称为“经方”大考。

    当然,被评为新的经典方子,会编入《中医经方》藏书当中,收录于国家中医图书馆。这是中医丛业人员至高无上的荣誉,《中医经方》收录的可是中医上下几千年来的经典药方,大多于出名医大家之手。

    换句话说,只要能写出经方,便会一举成名,冠之以“名医”之称号。

    只不过,近二十年来的经方大考,都没能出现堪称新的经典之方了。

    当然,经方不经方的都不重要,只要能考取前二十名,那也是好处大大的。如果是本科学生,可以直接读博士,被众多名校导师争夺。如果已经是博士生,经方大考取得前二十名,可以凭此直接取得博士学位。

    经方大考规格之高,可想其难度之大,虽说是让陈寒生的那三名学生参加学院的模拟考,但要想及格,也是万万不能的,毕竟他的学生都不是中医内科学专业。

    别说只剩两个月时间了,就是给他半年时间,估计想达到及格线,也是困难。

    老孟真的有些糊涂了,马老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为陈寒生开设了丹医课,怎么现在就想取消丹医课了呢?

    “老师,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学生担心……”

    老孟还想劝阻一下,结果马冬梅直接伸手打住:“不用再说了,此事就此决定,你尽快通知其知晓,经方模拟大考,如果他的学生不及格,立即取消丹医课!”

    “学生记下了。”老孟点点头,不敢再多言了。

    “行了,你先去忙吧!”

    马冬梅挥了挥手,将孟非打发走了,然后自己转身去到了三楼的道医藏书区,轻轻抚摸着眼前的丹医藏书,眼睛迷离,摇头叹息不已……

    “师兄,丹医一途,灭矣!灭矣……”

    遥想当年,他的师父乃是清朝道家名医,手中有两门医术,一门丹医,一门中医。

    他和师兄,各学一门,力图将之发扬光大。

    他所学的是中医,于是开办了这所中医学院,这一生他算是没什么遗憾了。

    不过,心中唯一的伤感,就是替师兄难过。

    师兄学的是丹医,呕心沥血近百年,最终没能将丹医发扬光大,却是见证到了丹医的灭亡绝迹。

    师兄临终前,该是何等的绝望,何等的伤悲,何等的遗憾?

    其实,当马冬梅知道陈寒生是他师兄的弟子时,他就明白了师兄的遗愿。

    师兄是不甘心啊!

    不甘心丹医就这样绝迹,所以哪怕陈寒生只跟其学了半年丹医,也要将他安排到医学院来,期盼丹医还能继续传承下去。

    马冬梅也确实为此出了大力,将师兄唯一的弟子陈寒生安排下来了。不想对不住师兄,更不想对不住师父。

    特别是当听说陈寒生将宋瑶的邪寒攻心都治好了时,他更是又惊又喜,犹如看到了希望,甚至也一度妄想陈寒生是不是真的能接过丹医的传承大棒。

    所以,他今日特意来到医学院,想来见一见这个师兄的弟子。

    不过……

    今天一见,真是失望透顶,心中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

    虚妄!

    通通都是虚妄!

    丹医一途,已无力回天了,师兄指望陈寒生这个狂徒,完全就是虚妄!

    真是寄以厚望越多,失望就越大。

    马冬梅也算看明白了,丹医没救了,以其为了心中的虚妄,将陈寒生那小子留在这里,倒不如尽早回归理性,将之赶去,也免得连累医学院的声誉受损。

    “师兄,希望你不会怨我……”

    马冬梅目光暗淡,嘘唏不已,仿佛一下老去了十数岁。

    …………

    “阿嚏—”

    走出图书馆的陈寒生,打了一个喷嚏,心中不由暗骂:“妈的,又是哪个孙子在讲我坏话!”

    擦了擦鼻子,他心想,该不会是刚才那老头还在背后骂我吧?

    “陈寒生,你等一等……”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喊住了他,回头一看,是老孟……

    “校长,您有什么事吗?”

    等老孟走近了,陈寒生恭恭敬敬地问道。

    老孟点点头,道:“我有一件正事要跟你说,中医每四年就有一次经方大考,这次学校决定让你那三名学生也报名参加。”

    “经方大考?”

    陈寒生一愣,他曾经也是医科大学的学生,自然知道中医界的经方大考。不由担忧道:“校长,经方大考好像只剩两个月时间了吧?我的学生估计参加不了,时间不够啊。”

    老孟可不容他拒绝,直接道:“这次你的学生必须参加学院的模拟考,如果不及格,你的丹医课将会取消,你也会被开除。”

    “什么!”

    这一下,陈寒生真的惊呆了。赶紧道:“校长……”

    “什么也不必说!”老孟一伸手,直接打断陈寒生的话,然后一副不要怪我的意思,道:“这是学院理事会的决定,不是我能左右的。”

    陈寒生真的气坏了,急道:“校长,难道您不知道我的学生不是中医内科专业吗?两个月时间,要掌握各种疾病的方子,这……这不是开玩笑吗?”

    孟非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样子:“你抓紧这有限的时间,尽力让你的学生在这次模拟考试中达到及格线吧!这次……我是真的保不住你了。”

    说完,老孟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离开了……

    陈寒生:“……”

    他是真的傻眼了,他姥姥的,理事会那帮孙子,这不摆明了要搞他吗?

    陈寒生顿时又气又怒。

    两个月时间,让苏思沫他们经方大考及格,这简直就是故意在为难人!

    更让他感到担忧的是,介时丹医课取消,自己也被开除,之前完成的系统任务会不会通通变为失败。如果失去了系统,不仅他完蛋了,同时父亲的癌症也再无希望了。

    想到这里,陈寒生欲哭无泪……

    可怜的陈寒生,要是知道这个决定是出自于刚才那个老头,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自己的师叔,而且还是万州市中医学院之父、终身校长,更是他能留在医学院开班授课的大恩人,陈寒生如果知道这一切,估计会后悔到哭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