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凶娇 402
    ..,

    所以沈心然对背后策划这件事的人,真的想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这人实在太工于心计了,太解人心了,尤其是了解普通老百姓的心里,明知这种谎言很容易被戳破,而且有明显的破绽,但就是利用了百姓的从众心理,并且利用他们的同理心去对抗权势,一旦沈心然任由这个局势发展下去,或者处理不当,必然会引火烧身,造成群情激奋,那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能想出这种办法的人,除了太子身边的谋士方中,沈心然想不到第二个人。

    方中此人出身微末,最是了解市井百姓的生活和心思常态,也唯有他,能够这么巧妙的利用这件事情大做文章。

    所以即便最明知这些人是太子一脉找来搞乱的,可沈心然却不能戳穿,还要和和气气的跟他们解释。

    不为别的,首先,他怎么有证据证明这些人是太子找来捣乱的呢?其次,若他真这么说了,岂不是暴露了她身后的势力,亦或者让太子一方对她有所警觉,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是沈心然想要见到的。

    他又不能对这件事置之不理,因为一旦他不予理睬,现场就会失控,

    不说远的,就现在来看,已经有许多不明情况的吃瓜观众,在那里瞎嚷嚷了,要米铺的老板出来给个说法。

    所以沈心然只能上前解释道,“各位稍安勿躁,我们东家不在,杨管事也不在,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暂时负责今日的米铺。”

    说完,转向那几个前来捣乱的人说道,“既然各位说在我这儿买的米有问题,那就请各位带上那些有问题的米粮,到我这儿来登记一下情况,说说你们是什么时候买的米?买了多少斤多少两?然后我再让人查查你们袋子里的米跟你们说的是否属实,大伙放心,我也不是那种蛮横不讲理的人,谁来我这里购过大米,便是散卖的,我都又叫人记下来,所以只要你们说的情况属实,我一定会负责到底。”

    “这……”这伙人开始犹豫了。

    先不说他们这些米本来就是,从别的地方,弄来的陈米,单就之前他们也没来这里买过米呀,只不过是被临时指派过来捣乱的罢了,叫他们如何说得出买米的信息记录呢?

    就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人群里突然有一个贼眉鼠眼的人,大喝了一声道,“哎哟喂,我肚子疼,我肚子疼,我好像昨天就吃了这家铺子的粥水,不会是他们的粥水也有问题吧,难道他们的粥水也是用陈米煮的?可别吓我呀!”

    这人的话音才刚落下,围观的人群里又陆陆续续有好几人开始叫肚子疼,这下可不得了了,几乎附近的灾民都来沈心然这里买过粥水喝,而且还买了好几天呢,毕竟沈心然这里的粥水是可以赊账的。

    而且换算成米价,也只比以往的米价贵了三四成,不来他这里买米粥,真的是没法活了,所以一听说沈心然的米有问题,大部分喝过的人也不知是心理反应,还是自己脑补过度,都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不舒服一样,纷纷开始声讨起沈心然来,要她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来。

    沈心然眉头皱了起来,她果然还是小瞧了方中,也是,这人出马,自然不会只给他设一个小小的障碍,必然会准备万全,汹涌而来。

    看着这场闹剧,朝着越演越烈的方向进行着,沈心然也不由得谨慎起来。

    他喊了两声,想要让大家听他说两句话,但根本没人理会他,人人都在喊着自己肚子疼,要赔偿,会不会死人之类的?还有人鼓动着,说要把这里的米棚给拆了,总而言之,情况是越发的糟糕了。

    就在这个时候,黄麻气呼呼的大喝了一声,“你们吵什么吵?我们好心给你们供米粥喝,你们却这样对我们,要是这些天没有我们的米粥供应,你们早饿死了,哪还有力气在这里吵吵,要是我们这里的米真有问题,你们现在还能好好站在这里么?!也不用脑子想想,一群蠢货,还要拆我们米棚,我看你们谁敢拆!”

    黄麻也是真生气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他这话倒是起了效果,被他这么一吼,底下顿时安静了许多。

    是啊,要是这米真有问题,他们都吃了五六天了,也没听说哪个难民棚里有人出事啊?

    眼看灾民的情绪就要被平息下去,刚刚混迹在人群里,那个尖嘴猴腮的人突然又出声了,“哎呦,瞧小哥你说的,这陈米吃下去哪有这么快死人的,又不是参了老鼠药的毒大米,只是终究也是发了霉的东西,一时半会虽死不了人,却会败坏人的身体,要不大家等着瞧,等过了今个冬天,等大伙都各自回了家,看看身体那时候会不会发病……可那个时候要是发病了,可没地方说理去哟~!”

    听了这尖嘴猴腮之人的话,众人不由犹豫了起来,谁都知道,发霉的大米是不能吃的,纵使是发生了大灾荒,也没人会吃霉变的大米,一来是这霉变的大米,味道特别难吃,有一股木屑的糠味,当然,要是放在河水里,用竹篾吊着冲上一两天,霉菌冲掉了,味道自然就淡一些,再加多多的水煮成粥,就吃不大出。

    但实际上,不到万不得已,灾民宁愿吃树皮,挖树根,也不愿吃霉变的大米,因为曾经就有人吃过霉变的大米,然后发生了黄疸,慢慢的枯瘦如柴,浑身发黄,要不了半年就一命呜呼了。

    所以这霉变的大米,简直就是一副慢性毒药。

    而实际上,老百姓很少会接触到霉变的大米,因为大米本来就是金贵的玩意儿,比粗粮,比玉米面贵多了,平常都不够吃,哪里来的剩?

    所以也搞不清楚自己前几天在沈心然这里赊的米粥,到底是不是用霉变的大米做的。

    所以若真的回到了家,在发了这黄疸病,倒真是没处说理去,只能自己苦熬着等死了,所以这会,即便那小哥说的话在理,可人心总会倾向于自己的,纵使这几天他们的确以低价在这里享受到了粥水,不用挨饿,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想要让沈心然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对,既然你说你们的大米没有霉变,那敢不敢把仓库打开来,让我们看一看,让我们检查一下。”

    “就是,有没有霉变,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我们必须亲眼看了,才放心。”

    “你不愿意把大米拿出来让我们瞧一瞧,是不是心里有鬼?”

    “呵呵,果然是用坏的米来敷衍我们这群可怜的流民!”

    “太可恶了!亏我还以为他们是好人呢,原来跟那些高高在上的、京城里的米商一样,不把咱们的性命当一回事儿!太可恶了!”

    “谁说不是呢,这群人简直太可恶了,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呜呜呜,我不想死,我还想活呀,可是若真吃了她们发霉的大米,我还能活到明年吗?”

    现场简直一片混乱,甚至还有灾民当场哭了起来,沈心然眉头越皱越紧。

    而此时,那混迹在灾民中的猥琐男子,又恰如其分的开声了,“反正咱们都吃了它们的发霉大米,活不成了,不如把他们的帐篷给拆了吧!把他们的大米给烧了,免得祸害别人!”

    他这话一出,果然有不少灾民心动了,兔子急了都要咬人,更别说是被刺激了的灾民,他们如今可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沈心然呢。

    但是在灾民中,还是有理智的人,疑惑担忧道,“我怎么好像听说,这米和燕帝新封的一品龙虎将军有关,若咱们贸贸然把他们的帐篷拆了,米给烧了,会不会惹事啊,到时龙虎将军一怒,咱们平民老百姓怎么抵挡得了一品将军的怒火啊……”

    这句话让处在暴怒边缘的灾民,冷静了一下,但尖嘴猴腮男怎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只听他冷笑一声道,“怕各位还不知道京城的消息吧,我听早上从城里出来的人说,龙虎将军在朝堂上,被言官参了好几本,说他……”

    “说他倒卖大米,大赚昧良心的钱,连皇上都愤怒了,那大家怕的是龙虎将军?那大可不必担心,纵使这些米粮之前龙虎将军有参加,但如今被皇上训坼了,哪里还敢把手伸过来,早就撤回去了呢,要不然你们看看,今天有私兵吗?一个杨家的私兵都没有出现,显然龙虎将军并不敢管这里的事了!”

    “这……”见众人还有最后一丝犹豫,那尖嘴猴腮的猥琐男继续添上一把火,“况且咱们又不是暴民,咱们是被这**商给逼的,咱们拆的是奸商的米棚,烧毁的是奸商的陈米坏米,严格说起来,咱们还是为朝廷除害呢,龙虎将军怎么敢怪责我们!除非他不想要他将军符了。”

    “对呀,这位大哥说的对,咱们是为民除害,咱们不怕!”

    “就是就是,快把你们的仓库打开来,把米拿出来,要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看着这群人在这里自说自话,自导自演,沈心然嘴角的冷笑越发的灿烂。

    若他真的把仓库打开,到时候,这些人可就不是看看这么简单了,一看到白花花美好的大米,定然会动手抢的。

    这也就是沈心然之前为什么一定要他们赊账,即便是只贵了四五成,赚不了多少钱,也不愿意免费送与他们免费喝的原因。

    还是那个道理,斗米恩,升米仇。

    让他们赊着,那是明确的告诉他们,这是需要还的,不是免费的,所以,他们还会珍惜,才会觉得来之不易。

    若是免费赠粥,就像之前,朝廷不是免费给他们负责两餐的粥米吗?

    然后因为米粮供应不足,就改成,一天一次,一次一小碗,甚至一碗米粥里只有几粒米的情况。

    按理来说,虽然次数减少了,米量也减少了,但终归是朝廷免费提供给他们吃的,他们应该感恩才对。

    毕竟朝廷没有施粥给他们的时候,他们许多人都是自己去采野菜,挖树根,解决温饱的呢。

    野菜又苦又涩,而且含有神经毒素,吃多了,整个身体会发寒发凉,而树根带有一股泥味,嚼起来就像蜡一样,根本不是米粥可以比的。

    然而人就是这样,一旦你对他好了,之后若比之前稍差一点,人们就不会记得你之前的好。

    所以纵使沈心然有足够多的存粮,他也是绝对不会免费施舍的。

    这不是在做善事,而是在害自己,甚至害了自己身边的人,一如他们沈家,世代与人为善,最后却落得家破人亡。

    所以沈心然才要让他们赊账,然而沈心然还是高估了人性的恶,和贪婪。

    纵使他前几天忙前忙后,给他们煮热粥喝,但如今,说翻脸还是立马翻脸。

    拿出来给他们看?

    若真只是看一看,随意检查一下,沈心然自然愿意,可看这些人嘴里说的正气凛然,眼睛却死死盯着仓库,冒着贪婪的光,就知道这些米,要是一拿出来,绝对会被他们哄抢,而光再也收不回,沈心然可不会这么傻。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三名米商也走到沈心然面前了,这回,他们一改之前的态度,之前,虽然说不上有多尊重沈心然,至少还会称上一句小哥,如今却直接仰着脖子,昂着头,斜睨着,眼看沈心然,一副命令的口吻道,“喂,你想好没?如今还不打算把你的存粮卖给我等么?”

    “就是!有你这么做下人的吗?等你们家主子的米粮被这群灾民抢光了,我看你拿什么东西跟你家主子交差!”

    沈心然还没回他们话,最后一个人却急不可耐道,“一成,我最多在以往价格基础上,再给你加一成银子,权当是你们保存这些米粮的辛苦费了,哎,别这样看着我,我加一成的价格,已经是仁慈了,要不然就冲着今天这个烂摊子,要是我们不接收你的米粮的话,分分钟你的米粮就会被那群灾民给抢光,但我们不一样,我们可是京城里头有头有脸的大米商。

    《2016》:超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