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回家的情感
    可让医疗小组惊讶的是,传送回来的陈时,全身完好无损。

    不仅没有脱水的症状,连全身的关节、肌肉也都很健康,并无任何损伤的部位。

    柏国诚不禁想起了一件事。

    最开始对陈时植入的定位芯片,却是落在了讲台上,并没有跟着传送走。而等陈时返回之时,他手腕动手术的部位,居然没有了丝毫的伤痕,仿佛从未对其动过手术一样。

    加上这一次的变化,柏国诚若有所思,这种人类从未体验过的重组粒子传送技术,应该是设定了一个最初的蓝本,一个最初的“存档”,所以陈时不论是传送到陌生星球,还是传送回来,不管身体受了伤还是动了手术,都会恢复“如初”。

    但这就产生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倘若来回的传送都是根据最初的“存档”来设定的,那么这也会跟着导致陈时的记忆回到最开始,人类的记忆是神经回路的几何体现,860亿的神经元细胞用各自的1000个突触形成链接,从而构建无限可能的神经元回路,稍微的变化就能产生不同的记忆。

    这就好比一个沙盘,盘子内的沙子不同的纹路和堆积痕迹,就是不同的记忆,如果恢复到最开始的样式,那么记忆也就是最开始的脉络了。

    可是陈时并没有把记忆恢复如初,依然存在着所有的记忆。

    第二个问题,既然陈时在陌生星球和地球受伤,传送彼此,都会导致伤势消失无踪,拓展下去,如若不是受伤的情况,而是死亡呢?

    陈时死了,传送离开,是不是又会复活?

    可惜,这些都是柏国诚的猜测,人类的技术还做不到完全记录某个人的全身状态,否则就可以此做个实验了。

    也许,地外文明并非死板地只复制了一个“存档”,可能还进行了微调,以保持陈时的记忆延续,亦或是分两个存档,大脑的存档,和身体的存档……

    无论怎样,柏国诚都觉得,用这个技术达成长生不死真的是一点都不困难。

    “无聊的想法”,柏国诚自嘲,“用这种技术去长生,不就是大炮打蚊子吗?”

    都能完美复制一个人的全身粒子状态了,对比让人类长生的难度,前者等同于用一泡尿浇灭太阳,后者就只是把门口的花盆搬走到10米外罢了。

    陈时的身体安然无恙,他的记忆却还存在,疲惫的精神让他一回到安全的地球,立刻陷入了沉睡,连柏国诚都于心不忍叫醒陈时。

    “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柏国诚看了看时间,停顿了下,“06:00叫醒他。”

    肖央怜悯地点点头。

    对国内很多特殊岗位的人来说,能睡6个小时已经很不错了,甚至称得上幸福,可他们的岗位再特殊,也特殊不到一个人去不知多少光年外的陌生星球挣扎求生,还要面临各种死亡威胁,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安全”的地方,结果立即陷入了“恐怖片”的场景,被异星异形追杀……

    肖央仔细想想,换做是自己的话,哪怕经过了军队严格训练的他,也很难说心理素质能承受得住以上的经历,而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陈时,到现在还能不崩溃,连他都要真心佩服了。

    柏国诚终于去休息了,他不是没有连续工作了17个多小时,他以前还连续工作过两天没有休息,但以前的事情,也没现在这般复杂和精神高度紧张。眼看着整个国家,整个人类都受到未知文明的威胁,能保持轻松愉快的心情,那才是见鬼了呢。

    ……

    ……

    陈时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无忧无虑地躺在一个大草原上,他阖紧的眼帘缓缓睁开,斑斓多彩的夕阳,在大草原的尽头散发出消残的晚霞余赭颜色,随着微风拂来,点满了草原黄蓝的波光涌如涛浪。

    好舒服。

    陈时满意地笑了笑,双手胳膊枕着脑袋,要多惬意就有多舒服,这才是生活的正常节奏啊。

    多想就这么躺着,无忧无虑地躺着,什么都不必去烦恼,不去多想,一直躺着。

    不过……思绪还是有了。

    他是怎么到这儿来了的?

    不对啊,他应该在网吧坐着才对。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什么时候来草原旅游了?

    正当陈时开始回忆时,一道阴影从他的脑袋背后投射在绿草上。

    他疑惑地一抬头,惬意的表情转瞬被惊恐取而代之。

    “咔嚓……”

    人类的脑袋被应声咬碎,挪动节肢的怪物吞噬了一切。

    ……

    “啊啊……”

    陈时满头汗水地坐了起来,惊恐地东张西望。

    “陈先生,您醒了?”

    第三医疗小组的两名年轻护士,随时在房间内待命,陈时惊恐地起身,也同时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连忙过来安慰。

    “我、我这是?”

    陈时喘着粗气,目光在这两名颜值颇高的护士脸上扫过,想要擦拭额头的汗水,那边白皙娇嫩的手臂已经伸了过来,仔仔细细温柔地用手帕擦拭了陈时额头的冷汗。

    “陈先生,您做噩梦了吗?”

    “陈先生,不要紧张,我们是第三医疗小组的白琬萍、苏可乐。”

    “第三医疗小组?呼呼,这是地球?”

    陈时惊魂未定。

    “是的,这里是地球。”

    这对话感觉怪怪的,白琬萍和苏可乐依然正色回答。

    “那,我这是回来了?”

    陈时终于把恐惧压抑住心底,转而是惊喜代之,他摸了摸全身上下,很好,没有什么零件损坏,而且身体也不疼了,似乎又恢复了原先的健康状态。

    当然,这都比不上他返回了地球来的高兴。

    太好了,太好了,他总算是传送回来了。

    没谁知道,他都以为自己是不是不会被传送回来。

    那种不敢明说,又在内心徘徊不去的不安,不是亲身体验,没人能真正的感同身受。

    以前他看过一部电影,名字叫《地心引力》,他对最后的片段中,女主踏上地球土地的画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而此时,他才体会到了,那到底是饱含怎样的一种回家的情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