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超感天王 20.难搞的孩子
    电话是胖哥打来的。

    他和海风客套了一番后,说要请海风帮忙。

    胖哥当初机缘巧合被海风治好失眠症以后又听从潜意识的安排跟着海风学画画。这段时间他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变化。

    和朋友喝茶聊天时,他就有了许多谈资。

    当然他自己得了失眠症的事情他是没有透露的,只说是亲眼见过这种事,说得绘形绘色的。

    胖哥人家毕竟是身家号称几千万的人,说的话大家是相信的。毕竟一般人总是认为钱多的人见识也就多,钱多的人说的话不听是要吃亏的。

    于是真有几个困境中的朋友开始找他拉线介绍那个能治疑难杂症的“大师”了。

    其中最上心的就是一个周姓的朋友。他六岁的孩子有心理问题,最近这段时间更严重了,希望“大师”出手救助。

    周先生对胖哥说因为孩子生性敏感,在陌生的地方很难配合,所以希望“海风大师”能上门拜访。

    六岁的孩子有心理问题?虽然海风听着不是太相信,但他还是一口答应了。

    反正这几天他也闲着,也想找点事做。如果真能帮上忙,让孩子一家人脱困,不也是一件好事嘛。

    而且看胖哥的意思,好像海风能力所能做的事似乎可以发展成为一个很有前景的“产业”……

    海风在接电话时,晴天一点也不打算避嫌。她不但就坐在旁边认真地听海风讲电话,而且听到海风答应“上门服务”的时候,凑过来和海风说:“我和你一起去。”

    海风看了晴天一眼,可是晴天并不打算解释的样子,就那么理所当然的静静坐着,好像觉得海风一定会答应一样。

    海风想着这姑娘也是因为太无聊没事干吗?

    海风对电话里的胖哥说:“好。明天早上九点我会到那里的。哦……到时候我还会带一个朋友过去。”

    胖哥一口答应。

    第二天,海风和晴天按约定时间到了周先生家里。

    物以类聚,胖哥的朋友果然都是有钱人。周先生家住市中心一个闹中取静的排屋里,室内装修是欧式田园风格,客厅里悬挂着造型繁复华贵的水晶大吊灯。

    因为中间人胖哥没在(因为他早上起不来),这个水晶大吊灯下的会客场面一开始略有些尴尬。

    海风话不多,象他这样直觉强,内心画面多,对灵象世界敏感的人一般来说都不怎么说话。

    并不是他们无话可说,而是语言的表达效率太低,速度太慢,既跟不上他们大脑运转的速度,也没法完全表达他们的内心感受。

    所以时间久了,自然话就越来越少了。

    海风在客厅坐下来以后就注意到了躲在一旁玩玩具的孩子默默。

    默默听到客人进屋后,悄悄地躲在一边,好像在偷听大人说话一样。而当发现海风在看他的时候,他又拿起手上的玩具挡住了自己的脸。

    海风在观察环境和孩子,周先生就只好对着晴天说话。

    今天晴天穿着一身夸张造型的潮牌,就和海风第一次见到她那天一样,象是随时要扭起来跳舞或是唱着歌骂人。

    可以想象周先生在和晴天介绍孩子情况的时候,内心一定象连续波浪线一样起伏不定……

    就算是海风这样对时尚造型不敏感的人也感觉到了晴天衣品的不稳定。以他目前对她的了解,完全猜测不出下次见到晴天,她会穿上什么样的衣服……

    海风隐隐觉得在这个表象下,是晴天人格产生的一个裂缝。所以虽然此刻晴天正襟危坐,神态姿式看起来无比端庄,但是仿佛能感觉到有另一个晴天潜藏在这个身体底下,等待着被召唤出来。

    不过晴天的神态和应对却是非常老练和专业的。

    所以周先生还算顺利的把孩子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

    周先生三十八岁时得了这个男孩。孩子出生以后白白胖胖的,眼睛大而有神,一家人开心的不得了。

    可是慢慢的,大家开始发现这孩子特别难带。别的婴儿刚出生的时候都是一天到晚睡上十几个小时,这孩子却睡睡醒醒的睡不安稳,而且一天最多只能睡上七八个小时。

    刚出生的婴儿每天只睡七八个小时这个事情周先生去问过妇产科医生。医生说小孩子这样是没法正常健康长大的,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保证孩子的睡眠。

    至于怎么做,那是大人的事,不是医生的事。

    孩子睡眠质量最好、睡眠时间最长的情况就是被妈妈抱在怀里睡,其次是被其他人抱着睡。

    为了孩子的睡眠,一家人开始白天黑夜轮着班抱着孩子,只为了孩子多睡一会。

    本来过完产假打算让爷爷奶奶负责照顾孩子,自己回去上班的默默妈妈为了孩子的健康,把工作给辞了。

    周先生三十五岁以后事业一直发展得不错,所以在经济方面他们并没有压力。

    睡眠问题保证以后,孩子一天天正常长大了。

    这时候大家又发现了默默和别的孩子不同的地方。

    默默特别爱哭,没有安全感,敏感,情绪强烈,很难安慰,焦虑……

    妈妈为了孩子看了好多育儿书籍学习,觉得默默应该是属于“高需求宝宝”,只能格外多些耐心和爱心看护着孩子。

    这么多年来,虽然孩子很难带,但至少还是正常健康的长大了。

    四岁的时候,孩子上了幼儿园。

    五岁的时候孩子开始尝试独自睡在自己的房间。

    一切仿佛上了正轨。

    可是这段时间孩子又开始哭闹不停,晚上的时候也不愿意去睡,说是不敢闭上眼睛,怕黑。

    一家人又重新回到了过去鸡犬不宁的日子。

    最近情况好像更严重了,默默开始说起胡话,有一次大声的对周先生哭喊:“爸爸,爸爸,不要把我关到门外去。我好怕,外面太黑了……”

    可是周先生从来没有把默默关到门外去过啊。周先生怕自己忘了,问了家人,确实没有。

    默默却说了不只一次……

    最近这几天,默默不说这件事了。

    没有其他人的时候,默默就悄悄和妈妈说:“妈妈,我觉得不想活着了,活着真没意思啊……”

    一直都是周先生在和海风他们说话。他的太太,一个看起来非常温婉的妈妈只是陪坐在旁边,并不怎么说话。

    当听到老公带着有些埋怨的口气说到默默的时候,她就会转过头去看孩子,担心着孩子的反应。

    现在听老公复述到这里,默默妈妈再次转过身去看孩子,她的脸上没有埋怨,看向孩子的眼睛里装满的都是对孩子的关切和深情。

    周先生说到这里,也不再继续说下去,停了下来。

    沉默。

    孩子的情况介绍得差不多了,这时候海风他们似乎应该说一些话来安抚一下面前这对焦头烂额的父母。

    海风正在想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听到晴天的声音脆脆地响起。

    晴天:“你们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了。我们是按次数收费,每次个案不管时间都是收费一万。”

    海风对自己的能力刚刚有了一些商业意识,但还没到这么“专业”,他觉得有些于心不忍,偷偷扯了扯晴天的衣服。

    晴天转过头干脆利落的丢下一句:“这是为他们好。收费越高效果越好,你不知道吗?”

    周先生倒也不尴尬。毕竟这个孩子从小到大,也是看了不少中外“名医”的。

    与其到了付钱的时候扭扭捏捏的说随缘什么的让人难以揣摩,不如明码标价的收费更适合现代人的消费。

    晴天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周先生:“请先付款。你直接转到上面这个账号吧!”

    海风假装这件事和自己没有关系,他起身朝孩子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