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两个送玫瑰的大男人
    帝豪大厦。

    温暖刚一下车,面前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花便挡住了视线。

    温暖扫了一眼,只见那花朵儿极其娇嫩,上面还滴着晨露,看得出来,是在花圃里新鲜采摘了送过来的。

    好美!

    温暖眼中荡漾出笑意来。

    虽然她知道这花儿自己万万收不得,但是理智挡不住她对这花儿的喜爱。

    “暖暖,我回来了!这份见面礼,喜欢吗?”

    郝帅张扬愉快的声音在花束对面传来。

    原来是这货!

    严格的说起来,他应该算是小表弟呢!

    一想到帝爵豪吃醋的样子,温暖笑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帝爵豪一把将玫瑰花夺了过去,扔出老远,对着郝帅红眉毛绿眼睛的:“我的女人要你来送花?她花多得当地毯睡!”

    温暖听得猛翻白眼。

    这家伙,除了推出服装秀表白那次,平常他几时主动送花了?还当地毯睡呢?切——

    温暖还没有腹诽完,就听得帝爵豪暴跳如雷的声音:“徐力,把你手头所有的事情都停下,马上去给我拉一车红玫瑰来!”

    “对,你没听错!要一大卡车,最红的,最新鲜的,品种最稀有的!”

    这个幼稚的男人!

    虽然温暖心底很不以为然,可是心底里早已经像蜜糖化开了一般的甜蜜。

    “帝爵豪!”

    温暖走上去,主动拉住帝爵豪的胳膊,“这么大费周章的做什么?正事儿要紧!”

    帝爵豪一本正经的反问:“送花不是正事儿?还有什么事儿比给我女人送花更重要?”

    好吧……

    帝爵豪哼了一声之后,又冷冷的瞥了郝帅一眼,训斥道:“还有你小子,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郝帅一张妖孽的俊脸苦哈哈的:“哥,你不带这样儿的啊!暖暖早跟你离婚了,她只是你的前任,你不能霸着不放!”

    帝爵豪伸臂,霸道的把温暖揽进自己的怀里,“我们是现在进行时!”

    郝帅懊恼的嘀咕:“要不是你怂恿老爷子把我扔到那鸟不生蛋的鬼地方去,说不定我早把暖暖追到手了,还现在进行时!说好的公平竞争呢?”

    帝爵豪犀冷的眸子一睁,张狂而肆掠的:“我们孩子都五六岁了,你跟我谈什么公平竞争?”

    郝帅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的确,他输在了起跑线上!

    当初老大一心要跟小嫂子离婚的时候,他就只觉得这小嫂子真不错,可惜了,要是那时候就能够看清楚自己的感情……

    郝帅挫败懊悔的表情全都写到了脸上。

    温暖看着不忍。

    毕竟,说到底也算是一家人,从前,这表兄弟俩可是铁哥们,郝帅这大半年也被帝爵豪整得够呛,这大老远的刚刚回来……

    最最关键的,温暖知道,郝帅对自己的好感,那不是爱!

    温暖伸手,大着胆子在帝爵豪的腰窝里捏了捏,示意他适合而止。

    帝爵豪一扭头,“想要?”

    轰——

    温暖只觉得一瞬间血气上涌,小脸滚烫而爆红。

    她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怒怼回去:“你才想要!”

    帝爵豪姓感的薄唇忽然就上翘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大言不惭的:“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想要你!怎么都要不够!走,上楼去!”

    “帝爵豪!”

    温暖几乎是羞恼的爆吼,一边使劲挣脱了帝爵豪的手。

    这个混蛋!

    哪怕是要故意说给郝帅听也不能够这么没有底线!

    郝帅的眸子里掠过一丝黯然,很快又扬起散漫不羁的笑容,双手揣在裤兜里,斜斜的抖着肩膀,“哥,强扭的瓜不甜!暖暖她既然不愿意……”

    “再不滚我让老爷子扔你到北极去!”

    帝爵豪冷冷的丢下一句狠话,伸臂将温暖圈在自己怀里,转身就往公司大厅里走。

    温暖挣扎着,小声的:“帝爵豪……”

    帝爵豪把温暖想要往后扭的脑袋扳回来,冷冷的:“心疼?你要敢回头就死定了!”

    温暖撇嘴,“谁心疼了?帝爵豪,你这样子简直就是不可理喻!郝帅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你为了我还能六亲不认?”

    帝爵豪不以为然的:“我已经六亲不认了!”

    温暖顿时说不出话来。

    是啊,为了自己,帝爵豪连帝家的继承权都放弃了,或许方雨说得对,男人其实也是需要安全感的!

    想到这儿,温暖的身子软下来,安安静静的窝在帝爵豪的怀里。

    帝爵豪最温暖的表现很满意,薄唇弯出一抹魅惑人心的弧度。

    两人刚刚走到门厅,只见约翰手里也捧着一大束鲜艳的红玫瑰,定定的站在那儿。

    很显然,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到了。

    温暖有些尴尬。

    “帝总!”

    约翰把目光放在了帝爵豪英俊的脸上,有些严肃的:“你这样不顾daisy的意愿是不对的!她虽然是你的前妻,可是你们俩之间已经没有关系,她有追求幸福、选择幸福的权利!”

    帝爵豪也看向约翰,犀冷的眸子眯了眯。

    虽然他站在台阶下,看上去比约翰矮了一大截,但是这气场,却完全不输给约翰!

    “昨晚我们俩还睡在一起,你说我们有没有关系?”

    帝爵豪浅笑着看向约翰,薄唇里一字一句的吐出来。

    要不是为了给温暖一个完满的婚礼,他早拖着她去把证办了!

    “帝爵豪!”

    温暖低着头,羞恼的跺脚低吼。

    这男人讲话太难听了!

    约翰的脸色变了变,幽蓝的眸子看向温暖,语调轻柔:“daisy!”

    温暖仰起头来。

    “你真的还爱他吗?”

    温暖的长睫毛颤动了一下,眸光闪了闪,歉意的:“约翰先生,对不起!”

    约翰有些失落的:“我懂了!”

    不过很快,他的脸上又扬起笑容来,晲了不远处的郝帅一眼,耸耸肩膀,玩笑道:“至少,那小子比我还惨,不是么?”

    温暖想笑,笑不出来,嘴角撇出一个别扭的弧度,“约翰先生,感情的事情我没有办法勉强,除此之外,我们还是好朋友!合作案的事情,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撇开私人情感,理性对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