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路遇查车
    最快更新幕后大波士最新章节!

    她伸手去触碰一下凡希的鼻子,凡希好像被她弄醒了察觉了就侧身对着她。

    小思连忙把手伸了回来,也对,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过就是个陪睡的女人,他怎么会看上自己喜欢自己呢?就算是付出了真情实感不过也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他根本不会接受自己别傻了。

    她背着凡希抹了一下眼角边的泪花。

    不一会儿凡希穿好裤子,裸着上身坐在化妆台前的凳子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张凡希:“别装睡,起来吧!”

    林小思:“哥哥你醒了?喜欢吃什么早餐告诉我,我去煮给你吃,你要是不喜欢我煮的东西,我到外面去买给你。”

    张凡希:“没用的,就算你对我再好,我也不可能爱上你的。因为我心里有人了,你懂吗?就算这是你的第一次也别想着我会对你负责。昨晚我不过是可怜你才出手救你一次没下次了。”

    林小思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会缠着你,也不会奢望你能分一点爱给我,不过你可以留我在你身边照顾你吗?因为我实在不想再回去那里了。”

    张凡希:“随便你。”

    他打开化妆台上的抽屉拿出剃须刀,然后拿起旁边的润肤露涂了一点后就开始剃胡子茬儿了。

    林小思:“你以前也是这样对你喜欢的那个她吗?”

    张凡希把胡子剃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他往镜子上瞄了一眼坐在床头上的林小思,把身子转了回来对她说:“我没碰过她,每次我想要时候她总是找好些借口来推我,况且她有哮喘,我不敢对她怎么,但后来和我分开没几个月后她就让别的男人搞大了肚子匆匆嫁人生小孩了,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她究竟有没有爱我,我当初是不是对她太心软了,如果我当时对她强硬点早点对她霸王硬上弓,也许我和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走在了命运的两端,也许我和她就会在自己的安乐窝做着爱做的事生了一两个孩子。像这样平淡又安乐的日子明明以前就唾手可得,可是现在却偏偏遥不可及,你说我是不是天下间最愚蠢最白痴的男人?”

    林小思:“不是啊,你这样说反而更让我觉得你是个好男人,你这样做不是因为你蠢也不是因为你白痴,你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你太爱她了。”

    张凡希苦笑了一下:“是啊,我是真的很爱她,只要一看到她哭或者不开心,我心就软了,她一求我,我思想就会乱了,没办法做认为对的事了。”

    林小思:“她结了婚还能让你这样念念不忘,那她一定长得很漂亮吧!”

    张凡希:“虽然我们嘴上都不说,还经常损他她,但她的确是长得很漂亮。但是她让我至今都不能让我忘怀的原因是因为在我最贫穷潦倒的时候只要她肯傻傻地留着我身边不离不弃。”

    林小思:“那你们最后为什么分开了?”

    张凡希:“因为我身体背叛了她。”

    林小思:“那你一定是有着自己逼不得已苦衷,你一直都那么体谅和爱护她,她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你一次?”

    张凡希:“有时爱情这回事真的很难向外人说得清楚。”

    他转过身去继续刮着胡子,然后骂了一声:“去他妈的这里的气候怎么这么闷热?”

    林小思笑了:“这里的气温常年都是这种潮湿闷热的温度,如果你打算长时间留在这里,那你要尽快适应起来才行了。”

    张凡希看了地下那件染血的长袖衬衫,转身下了楼下的沙发找了一件短袖t恤到浴室去洗澡了。

    洗完澡后的张凡希回到卧室,林小思也换好了睡裙整理着昨晚留下的狼籍。

    张凡希把她拉到床上坐了起了。

    张凡希:“你能陪我说说话吗?这些年我太寂寞了。”

    林小思:“你为什么今天跟我说那么你过去的事?”

    张凡希:“也许因为我觉得你跟我太像了,都是爱上了一个不爱的人吧?”

    林小思:“同是天涯沦落人最能获得共鸣,就算我成为不了你的爱人能成为你的知音听你说说话,我也很心满意足了。”

    张凡希:“那你一个大好的姑娘是怎样沦落到他们手里?”

    林小思:“我是住在云南农村那边的姑娘,那时我妈妈病了,我为了筹钱给她治病,我又什么都不懂情急之下借了他们十万块,糊里糊涂地被他们骗到这里来了。”

    张凡希:“你们的老板除了开赌坊还贩卖妇女?”

    林小思:“他们不止是贩卖妇女,他们还开色情场所逼那些姑娘卖淫。”

    张凡希:“那时除了你还有其他女孩子被骗了这里吗?”

    林小思:“有啊,我曾经和很多姑娘被关在一起。”

    张凡希从行李袋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君兰的照片给她看:“你有见过这个女人和她怀里的那个孩子吗?”

    林小思很认真地看了一会儿说:“没见过。”

    张凡希失望地把手机给收了回来。

    林小思:“她就是你的心上人吧!长得真漂亮,她叫什么名字?她也被人贩卖来缅甸了吗?”

    张凡希:“她叫林君兰。就连我现在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

    林小思:“我知道了,我会帮你向周围的人打听消息的。”

    他拿起沙发上的车钥匙说:“我要上班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林小思连忙从楼上的卧室把他的皮鞋子和手表拿下来给他。

    “一切要小心,我在家里等你。”

    凡希看到小思手上和自己一模一样老茧,再想起君兰那一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玉手,他心里就不禁想:“也许眼前这个女人才是更适合和他生儿育女组织家庭过一辈子的人。

    他开车开到半路才发现自己跟不认得路,车上的gps定位显示的全是缅甸文,前面碰到了政府军的人盘查,他厚着面皮打了一个电话给程万金:“金哥,我不认识这边的路啊!”

    那边响起爆笑声,程万金笑完之后:“你不是被昨晚那个女人迷得你找不着北了吧?”

    “不是开玩笑,我是真的迷了路,现在被军人在盘查中。”

    忽然,有个有个军人拿着枪指着他的头示意他下车,他连忙把电话挂了赶紧下了车,那个军人吱吱喳喳地跟着他说了很多话,可是凡希一句都听不懂,他回了一句:“ you speak english?”

    那个军人一听他不会说缅甸话就立刻一脚踢肚子,然后用枪托狠狠砸他的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