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复仇 · F
    最快更新走来走去的f最新章节!

    「这世间究竟有没有一种药,可以祛除伤疤,那种你拼命的隐藏,努力的遗忘,却又一生一世不得不面对的伤疤!」

    虽然这几天过的很压抑,涂泱却没想到过,会有一天她会收到法务的调查通知,她有些不知所措。而这消息更像是长了翅膀,不到半天的时间,公司里就已经谣言四起了。

    没错,就是关于徐氏集团的那个大case。法务说已得到确切的证据,证实涂泱存在合同欺诈嫌疑。

    唐盏一整天都在会议室里开会。涂泱知道,当初唐盏带着那个case进的公司,他自然也脱不了其中的干系。

    董芳芳路过涂泱的时候,唇角带着得意又张扬的笑。她的表情云淡风轻,话里却是冷嘲热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真是一只跳到哪里都会惹人发笑的小丑啊!”

    沈艺芙喷了刺鼻的香水,站在安桉的旁边,开心的聊着她与骆景汌的私生活。

    那香水的味道,叫涂泱的胃里一阵翻滚。

    涂泱抱着胳膊,低着头,闭着眼睛。她在想,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公司,对唐盏而言,会不会有影响?

    涂泱更不知道的是,唐盏会不会相信自己。

    涂泱只知道此时对她再不利的局面,她都不可以慌。

    揉了揉太阳穴,时间已到了下班时间。涂泱便径自走了出去,她约了人。

    在江边的长椅上,涂泱点了两杯咖啡。

    迎面走来的女人,坐在涂泱对面,冷冷说道:“我们好像不是朋友!”

    涂泱笑笑:“不是。既然不是朋友,那我们便做笔交易吧!”

    徐若曦似乎不屑一顾,她表情冰冷:“连朋友都不是,何来谈交易?!”

    说罢,徐若曦起身便要走。涂泱却拿起手机,说道:“没关系,我只是想知道一点事情而已,如果你不肯说,我只好问薛洋了!”

    看涂泱桀骜不驯的笑,徐若曦气愤难当,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怒道:“涂泱,别以为你是谁!”

    “有的谈就坐下呢!”涂泱淡淡的说,丝毫不惧怕对面坐着的是谁。

    徐若曦气呼呼的坐下来,冷眼看着涂泱,嘀咕道:“我倒是想看看你要搞什么鬼花样!”

    半晌,徐若曦只见涂泱并未开口说什么,忍不住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凌简两年前去世了——再见到薛洋,我只怕也不知该从哪里说起,凌简说他很感谢薛洋,感谢他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他。”

    “什么意思?”

    “其实那五年,与我谈恋爱的人,一直都是凌简,而不是薛洋!”涂泱淡淡的笑笑,“我只想说,薛洋不该再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于凌简也罢,于涂泱也罢,薛洋都算的上是这世间少有的有担当的男子,好好珍惜他!”

    徐若曦的脸色缓和下来,语气也缓和下来,她说:“凌简去世,薛洋是知道的,他有时候很沉默。我问他为什么不回青岛看看,他摇头,说不想去见,他说他害怕,害怕见到曾经为之努力,却依然没有结果的他,他害怕那种绝望与死亡!”

    “他耗了他五年的青春,让他背负了那么大的谎言与责任,到头来却是悲剧一场,任谁都不会那么好过!”

    徐若曦叹了口气:“我有时候很无助,我不知道该怎么打开他的心结!”

    涂泱微微一笑:“我要结婚了,和唐盏。”

    徐若曦惊呆的望着涂泱,半天说不出话。

    “所以实在没有办法才来找你,法务已着手调查我与徐氏集团一开始的合作,存在合同诈骗嫌疑,如果我背着黑锅离开公司,只怕让唐盏的日子也不好过,其实这件事与我而言,我真的无所谓,但是对唐盏,我可能在工作上帮不了他什么,但至少,不要让他脸上不光彩吧,何况业内传开的话,他也就难以在这个圈子了混了吧!”

    徐若曦想了想,舒了口气,笑笑说:“我一直以为涂泱是那种逆来顺受的白莲花,原来竟也有聪明的时候,为什么想到我呢?”

    “或许是一切都太容易让我猜到吧,太恨我的人,太想我离开的人,总是那么轻易的就被我看穿!”涂泱把能怀疑的人一一排除,嫌疑最大的,除了沈艺芙便是董芳芳。董芳芳刚接手公司的工作,与徐氏集团交集不多,那么就只剩沈艺芙了。

    “如果我闭口不言,是不是你就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涂泱点头。

    徐若曦冷冷的笑着说:“都说在商言商,你又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说点什么呢?”

    “我大概是没什么办法的!”涂泱也叹了口气,她说,“我大概只有薛洋一张王牌,就看你要不要的起!”

    徐若曦眼神犀利的看着涂泱,竟一时猜不透眼前这个单薄的女人了。

    可是她不想冒险。她不能没有薛洋,不能没有生命。

    “沈艺芙来找过我,带着取消合同所需要的所有赔偿金,她要我结束与你的合作,因为她恨你,恨你抢了骆景汌。公司最近有个财务叫黄劲的刚刚被开除,因为贪污公款,我猜,沈艺芙定然会收买他,以他来证明你所谓的合同欺诈,我这里有段视频,算替薛洋还你的吧!”

    徐若曦说着打开手机,将手机上保存了好久的一段视频发给了涂泱,她本来打算录下视频,待有天薛洋质问她为何取消合同的时候拿给她看,只是没想到,薛洋从来都没有问过为什么。

    “确实是个不错的法子,既不会伤了双方公司的和气,又除掉了我!”涂泱关了录音,那段视频,她却不忍心去看。很无奈,五味杂陈。

    “其实我该感谢你没有找薛洋,他才是这件事最直接、最用力的证人!”徐若曦喝了口咖啡,看着江面上往来的游船,一时竟有些神伤。

    “朋友这个称谓也许太奢侈,但我不想伤害谁!”涂泱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时候不早了,回去陪薛洋吧!”

    徐若曦起身便走,忽然想起什么的样子,回头说道:“唐盏和骆景汌都有电话给我,约我见面,我猜,我大概不用跟他们见面了!”

    涂泱其实很羡慕徐若曦。有无忧无虑的生活,有积极坚强的爱情态度。

    涂泱是在徐若曦走后打开那段视频看的,正如徐若曦所说的那样,沈艺芙将装满现金的箱子交给了她。

    画面是从徐若曦的角度拍摄,视频里只有沈艺芙一个人。涂泱很满意这样的证据。她冷冷的笑,邪魅的笑。

    第二天公司的开机画面,变成了这段视频中截取的某一部分,沈艺芙眉飞眼笑着,将打开了的、满是现金的箱子推到镜头跟前的场景。

    涂泱不动声色的脸上,却有一丝一瞬即逝的复仇的快感。

    涂泱听到沈艺芙那里有玻璃杯落地碎裂的声音,动听的像雀跃的百灵鸣叫。

    于是形势变得紧张而不可捉摸。当沈艺芙抱着自己的东西离开的时候,涂泱站在门口,看着那个可怜的女人。

    原本以为她会很落魄。涂泱那时认为自己是很邪恶的,可她控制不了自己享受复仇的快感。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骆景汌会追出来,他对她说:“先回家休息几天吧,过几天我把特聘职业经理的聘任书亲自带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