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9章 女皇遇刺
    最快更新嚣张鬼医妃,邪王请乖乖最新章节!

    随行的侍卫官也发现了端倪,只是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刀还未出鞘,脖子上就已经多了一条血线。

    几个黑衣刺客从百姓后方飞身而上,与剩下的侍卫官们交战在一起。

    百姓们看见出了事端,顿时乱成一团。

    尖叫声哭喊声不绝于耳,百姓如同无头苍蝇般的四处逃散,将女皇的仪仗队彻底冲散了。

    梁玉燕顿时警觉起来,一边小心翼翼的护着洛青鸾和长逸,保护他们不被慌乱的百姓们误伤,一边骂道:“这都是些什么狗东西啊?专门挑好节日下手,真是坏了本姑娘的兴致!”

    洛青鸾一直暗暗的观察着女皇的情况,突然他看见两个黑衣人趁乱飞上了女皇的轿辇,轿辇上了四个女子也是会武的,正跟那两个黑衣人纠缠。

    眼见那四个女子不敌黑衣人,马上就要被打倒了。洛青鸾心中一急,扯住旁边冷离的袖子沉声道:“不好,女皇有危险!冷离,你快去救她一下!”

    冷离一点头,立刻飞身而上。

    轿辇上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这个女子渐渐不敌。而下面的侍卫们被刺客纠缠,又被百姓冲散,自顾不暇,根本不能上到轿辇上支援那四个女子。

    那四个女子锐利的招式,已经渐渐开始疲软。那刺客得了空,拿着匕首就朝女皇扑去。

    作为天夏国的女皇,自然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角色。此时她正拿着自己的佩剑,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刺客。见刺客向她扑来,就立刻挥剑向那刺客刺去。

    只是女皇到底没有练武的底子,一呼一吸之间,身上就被刺了两刀。

    冷离堪堪赶到,从背后一剑刺穿了正打算给女皇最后一击的刺客。

    女皇失血过多,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见有人来救她,立刻死死的抓住了那人,彻底的晕了过去。

    突然被抱住的冷离有些不习惯,只得一手揽住女皇,另一只手持剑架住刺过来的匕首,一脚将另外的一个刺客踢了下去。

    刺客们见在轿辇上行刺的的刺客没有成功,心知这一次的计划已经失败了,当下也没有停留。虚晃一招,就如同来的时候一样,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之中,让人寻不到踪迹。

    冷离见女皇已经昏了过去,便抱着女皇踩着轻功回到了洛青鸾的身边。

    洛青鸾看见冷离怀中的女皇伤势严重,连忙迎了上去对冷离说道:“快,将她放下来,她伤得很重,需要立刻止血。”

    冷离面露难色,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张开的双臂。只见女皇依旧死死地抓着冷离的衣襟,牢牢的趴在冷离的怀中,丝毫没有想要松手的样子。

    洛青鸾无奈只得说道:“女皇陛下,我们是来救您的,您现在伤的有点重,我要为您止血,您能先松开我的同伴吗?”

    女皇恍若未闻,纹丝不动。

    冷离道:“晕了。”

    “她的伤口在腹部,她这么一直抓着你,我没有办法为她处理伤口。”洛青鸾有些为难。

    冷离听罢,伸手隔着袖子的布料想要把女皇的手掰开。不料女皇的手越抓越紧,他又不能把人的手掰折,只能伴着一张脸望向洛青鸾。

    洛青鸾无可奈何的摇头,向远处看了看:“行了,仪仗队那边好像已经把事情处理完了,我们把女皇给他们送过去吧。”

    冷离听罢,只得认命的重新抱起女皇,往仪仗对的方向走去。

    刚靠近仪仗队,仪仗队的侍卫们立刻紧张的举起了手中的剑指向洛青鸾等人:“站住!把女皇放下,你们是什么人!”

    洛青鸾无奈的举起手向前走了两步:“别误会,是我们救了女皇陛下,只是女皇陛下现在身受重伤,又抓着我的同伴不肯松开,实在是放不下来。”

    侍卫走上前看了看,见女皇果真像洛青鸾所说的那样,态度立刻就恭敬了起来:“原来是恩人,失敬。既然这样的话,劳烦几位同我们走一趟,护送女皇回宫。”

    洛青鸾叹了口气,拍了拍依旧臭着脸的冷离的肩膀道:“帮人帮到底,走吧。”

    因着女皇受伤后扔紧抓住冷离的手不肯放松半分,故众人无法,只能将两人共同送入女皇的寝宫。洛青鸾等人均跟随至皇宫,于寝宫外耐心的等候。

    洛青鸾因着担心同行的冷离,跟天夏国的女官毛遂自荐道:“碰巧我会一些医术,可否让我入内为你家女皇疗伤?”

    打量了她一眼,女官婉拒洛青鸾:“我天夏国太医医术高超,暂且不需叨烦您,请于大厅内安心等候。”

    约摸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冷离方才出得寝宫。众人迎上前去,纷纷关心询问女皇的伤势如何。

    “冷离,女皇的血止住了没有?”洛青鸾率先发问。

    “止住了,天夏国太医医术高明,不仅止住了血,还将在归来途中因失血过多而昏迷的女皇救醒了过来,暂且无事。”冷离如实相告。

    闻此,众人纷纷放下心来。

    只有梁玉燕在一旁小声儿地嘀咕:“这女皇,头次见到冷离就抓着他的手不放。人都昏了,手儿可是还要抓得紧紧的,她不会看上你了吧?”

    “休得胡说!”冷离连忙制止梁玉燕,“人家可是堂堂女皇,又岂能看得上我等之辈?你多心了。”

    “就是,”洛青鸾也说:“玉燕,这天夏国女人地位高,民风开放,人家兴许觉得拉个手没什么。”

    众人皆不以为意,当梁玉燕是在开玩笑,接着谈论这天夏国与别处大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只有梁玉燕还在一旁继续不甘心地犯嘀咕,仍然固执地认为女皇对冷离别有用意。

    “好了玉燕,”洛青鸾笑道:“如今当务之急我们需要寻得天夏国的良驹,好继续赶路。我们如今要前往东宛,暂且把你的无妄猜测放一放吧。”

    众人正谈论着,一女官来报:“女皇感激诸位不惧刺客出手相助,愿于今晚设宴宴请诸位,还望诸位多留宿几日,也好让臣民知晓我女皇非忘恩之人。”

    洛青鸾等人见女官言辞恳切,且想借此机会解决马匹一事,便应允接受相邀。

    “诸位请随我来,暂且休息,晚宴于今晚开始。诸位初至我天夏国,我已安排下人为诸位沐浴更衣,一扫舟马劳顿。”女官随即引领众人前往别处休息。

    出了寝宫,路过御花园,众人边欣赏花园怡人的景色边闲聊,恰逢不远处有一马厩,洛青鸾那不过一岁半的儿子纳兰长逸拽着洛青鸾的手,口齿不清地喊:“马、马……娘亲,看。”似是示意洛青鸾看那马厩中的马匹。

    众人大笑,沐小鱼更是笑弯了腰,“洛姐姐,长逸还认识大马呢!”

    洛青鸾笑眯了眼,弯腰抱起刚会走路踉踉跄跄的儿子,“长逸可能是让我们看马吧?”

    “这天夏国果然盛产良驹,你们看,这一匹匹马膘肥体壮,体毛油光水滑,一看就是被精心照顾豢养的。”冷离指点给众人看。

    洛青鸾等人依声望去,青鸾一眼看中一匹四蹄洁白如雪,全身却披了一身纯黑的鬃毛,而颈上缠绕了一圈白毛,就像围着一条白围巾的马。此时正在马厩中嘶鸣扬蹄,似是等不得要出厩驰骋一番。

    “真是漂亮啊!”梁玉燕心想,“不知我要是开口跟女皇要这匹良驹,女皇会不会应允。”

    这时,引路的女官在一旁出声:“贵客果然有眼光,我们天夏国就以盛产良驹而闻名,你们救了我们女皇的命,说不定她会赐给你们几匹良驹做为答谢之礼。”

    沐小鱼在一旁不知轻重地喊:“那我们就要那匹四蹄踏雪的黑驹了。”

    女官闻声,微微一笑:“这位贵客,那是我们女皇专用的坐骑,平时极为爱惜,就算你们救过女皇的命,她也未必舍得赐予你们。”

    “原来是女皇大人的爱驹,怪不得如此出众。”梁玉燕心想,跟女官解释:“小鱼年纪尚轻,不知轻重。我们怎会张嘴索要女皇的爱驹,夺人所爱呢?”

    沐小鱼也在一旁禁了声,不敢再言语。

    女官微笑道:“你们与我女皇素不相识,途中偶遇出手相助,理应答谢你们几匹别的良驹。”

    众人一路闲聊,到得歇息之处,自分别沐浴更衣,小憩等待晚宴。

    待得华灯初上,灯火通明时分,有女官来报:“各位,请随我来。”

    长逸早已小睡一觉,此时被洛青鸾拉住小手,蹒跚的跟着众人,同时睁着清亮懵懂的双眸好奇的东张西望。

    其余人等也歇息好了,随着女官穿过蜿蜒的长廊,前往宴会大厅。

    宴会举行的很热闹,一看主人就是用了心思,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觥筹交错,宾客交谈甚欢,其乐融融。女皇更是差人特意准备了天夏国特有的女服骑射之舞,惊艳了众人,纷纷夸赞。

    席间,洛青鸾举杯谢女皇宴请之意,“谢女皇宴请我们,我当敬您一杯。”

    女皇豪爽,立马饮尽并举杯示意,以示对洛青鸾等人的尊敬。

    洛青鸾继续说:“早已听说天夏国的风土人情不同别处,今日相见,果然如此,举国上下,均是巾帼不让须眉。女子勇敢豪爽,甚于男子,看来传言不虚啊。”

    女皇仰头哈哈大笑,高贵美丽的容颜因着饮酒微醉而面色红润更显艳丽无比:“洛姑娘所言极是,我天夏国女子各各不仅外表绰约多姿。而且骁勇善战,哪里是一般男子所能比得上的?”

    “天夏国的女子当真是女中豪杰,别处鲜见。”梁玉燕也随声感叹道。

    女皇似乎酒醉,脸飞红霞侧过头来,看着洛青鸾一众人等,微微一笑:“不瞒你们,其实啊,天夏国以前也和别的国家一样。以男子为尊,女子均于家中纺织刺绣,勤于家中琐事,久居深闺,极少外出。”

    “哦?”沐小鱼好奇不已:“那是如何变成今日以女子为尊的天夏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