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九尾狐妃千千岁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南宫烈的番外篇(1)
    最快更新九尾狐妃千千岁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南宫烈的番外篇(1)

    在这几年里,慕容允黎和南宫梅儿失踪了,无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东方望昭告天下想要寻找他们的踪迹,但没有一丝蛛丝马迹。

    南宫府中

    南宫烈独自坐在院子里,一双眼睛却毫无聚光点,手边的清茶早已凉了,他却没有在意。

    “老爷,时辰不早了,该去吃饭了……”管家走到他身后,声音低缓,生怕吵到他。

    南宫烈轻声一应,偏头问:“大小姐今儿回来吃饭吗?”

    “老爷,大小姐已经失踪多年了。她,她不回来……”管家低低得回答,同时又叹了口气。

    “她还在生我的气……”南宫烈喃喃自语,同时撑起身子,看着那震撼的日落,道:“我先出去走走,你们先吃吧。”

    “老爷,你要去哪里啊!这天快要下雨了!”管家取出纸伞,站在他身后撑起。

    “我去和她娘说说话……”南宫烈偏头一应,就转身离开。

    这么多年了,他几乎每天都要去见云儿的墓碑,虽然里面空空荡荡,但他还是每天陪她说话。

    他靠在墓碑,取出一壶酒狂饮,声音沙哑得厉害:“云儿,你何时能回来?我已经将后院的女人全部遣散了……”

    他爱了上官初玖大半辈子,虽然没有后悔过。但他却已经觉醒了,他自私得为了自己爱的人,却伤害了爱自己的人!

    不,或者说云儿也早已进入他的心。只是他自己没有发现,他荒唐得以为这只是感恩。其实这又怎么会是感恩?自她死后,他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想她!可她却连尸首都不留下。

    “云儿,下辈子换我来守护你。”南宫烈抬手轻抚上墓碑上的字,双眸失神:“但这辈子,我虽然不能再拥有你,但至少能补偿梅儿,可她也离开我了……”

    话说到这里,他已经哽咽不已。

    一阵狂风吹过,地上飘起几朵花瓣,他抬手去接,这花瓣色泽鲜艳。

    “现在是冬季,怎么会有这么鲜艳的花瓣?”南宫烈皱眉,低头一看,原来地上摆放着许多花束。

    这一刻,他的脑袋轰鸣,是谁来看云儿了?是梅儿吗?不,不可能!梅儿被骗,一直以为她娘亲的尸首埋在别处。

    其实云儿的尸首是突然消失不见的!

    那会是谁?

    “来人!来人!”他倏然站起身子急唤,面色都已泛白。

    “老爷有何事情?”守墓人即可出现在他面前。

    “今日有谁进了祖坟?”南宫烈的声音止不住得颤抖。

    “回老爷,是一个中年妇人进了。她脸上带着面纱,说是南宫冥的夫人。还给我看了南宫氏族的腰牌。”守墓人回答。

    南宫冥是南宫烈的堂弟,不过早在百年前就归隐。

    “南宫冥?他的夫人早已仙逝!”南宫烈低喝,但下一刻,那双无神的眼睛突然放出光芒:“一定是云儿!一定是她!”

    可她来祖坟做什么?

    “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南宫烈急着问。

    “奴,奴才不知。不过她是往西南方向走了……”守墓人从未见过家主这么激动。

    南宫烈细细一想,西南方向是金乌族的地方,难道梅儿还是在金乌族,云儿和她在一起?无论如何,他都要去找他们母女!

    他坐着灵宠,一路朝着西南方向狂奔。

    现在的金乌族已完全将政权交给了东方望,他们甘愿做附属族。而金乌大圣早已易主,南宫烈求见了他。

    可新任大圣却说梅儿从来没有回来过,只是写了一封禅让的诏书。

    南宫烈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方才所有的希望霎时间全部浇灭,他漫无目的得走在路边,大雪纷飞,扰乱了视线。

    这是一片田野,周边住着金乌族的百姓,他们已不再炼制毒物,而是和人族百姓一样,种田织布。

    “爷爷!外面下起了大雪,快跟我回屋去避避吧!”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清澈的大眼睛流光溢彩。

    这一瞬间,南宫烈的心猛得一跳,连脚步都站不稳,眼前这人是,是梅儿?不对,她不是梅儿!因为她的五官虽然和梅儿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更显得稚嫩!

    “我家就住在附近,我娘亲和外祖母煮好了饭,我们回去刚好吃!”少女热情得拉过南宫烈的手,小脸洋溢着幸福。

    “娘亲和外祖母?”南宫烈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猜测。但他不敢去想,他害怕最后是失望。首先,她的确知道梅儿有个孩子,不过孩子夭折了。

    眼前的人怎么会是他的外孙?

    “你,认识我?”南宫烈试探性得问。

    “我不认识你!但你和我外祖母以前画的人很像!”少女笑得甜甜,接着道:“说不定你就是她的故友呢?”

    “画像里的人?”南宫烈终于露出了笑容,急声道:“快,快带我去!”

    他不知道是怎么走过这条路的,当推开门时,他屏住呼吸。

    “外祖母,娘亲。你看我带谁回来了?”少女兴奋得喊道。

    “谁?”

    这是中年妇人的声音,带着几分沧桑。

    当她从屋内走出来时,南宫烈的眼眶顿时湿透,嘴巴张了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瑾儿,娘亲说了很多遍,不要带陌生人回来!”

    又一个声音传来。

    南宫烈再也站不稳,他一手扶住门框,咽喉梗塞。

    云儿果然没死,她早就和梅儿团聚!而方才的少女应该就是梅儿的孩子!她们祖孙三人一直隐藏在这里,瞒过了所有人,包括慕容允黎!

    “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找我?”他开口问她们,眼泪早已滚滚落下。他想她们,但此时竟滋生出几分埋怨!他这些年过得好苦!

    梅儿偏头看了一眼自家娘亲,见她面色苍白,就替她回答:“因为我娘不想再做替身!她只想平安的过一辈子!”

    “我早就说过,你娘不是替身!我从来没将她当成替身!我,我……”南宫烈停顿了一会儿,最后一咬牙,说出了一句令他自己都打颤的话:“我爱她!”

    南宫梅儿这一回倒是没有嘲讽,也没有反驳。

    这些年来,南宫烈做了什么,她其实是明白的!至少她知道她的父亲后悔了!想要找娘亲!

    “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补偿你!我已将后院的女人都送回去了……”南宫烈看着欣云,眼神炽热。

    他的头发灰白,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苍老,早已没了当年的风流倜傥。

    “你老了很多……” 欣云终于开了口,然后转身。

    “云儿!你告诉我,你要我如何做,你才能给我一次机会?”南宫烈对着她的背影疾喊。

    欣云的脚步微顿,偏头淡淡道:“我去收拾东西……”

    “娘!”南宫梅儿怔住。这么快就原谅,这也太便宜这渣爹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