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设套,你知道这不可能
    上官幽兰骄傲自大,实则一点本事都没有,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是凤安然为她事先谋算好,现在凤安然死了,量她自己一个人也翻不出什么水花。

    相比上官幽兰,还是眼前的事情更重要。

    她现在已然是芳洲女皇,有些事情必须要担起来。

    比如,如何找出凤安然留在芳洲的党羽,如何处置包括西秦东林南越北凉燕云在内的五**队,如何激起芳洲众人的心气,让他们认同自己这个新任的银鱼女皇等等等等,都是凤无忧迫切需要考虑的。

    抬手抚了抚额头,她擅长动拳头,让她考虑作战计划一点问题都没有,可这些事情……烦人啊。

    不过好在,有甘雨心和程丹青帮着她。

    甘雨心的效率很高,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把白芷洲从凤安然叛党的手中夺了回来,然后派船过来,将所有人都由小岛接到了白芷洲。

    紧接着,在白芷洲划定地方,安置了五国国主和随身侍卫,至于他们带来的军队,则寻了五个小岛,远远地隔离驻扎。

    此外,芳洲原先的官员臣僚,也被一个一个地引荐给凤无忧。

    这些人原本都被给上官幽兰引荐过一遍,在继位大典的时候也在现场,后来凤无忧和凤安然等人同时消失,凤安然的手下也不敢杀他们,就软禁了起来,甘雨心收复白芷洲的时候,又把他们一起救出。

    也幸好如此,才让凤无忧不至于焦头烂额。

    否则的话,她要做的事情就更多。

    虽然甘雨心分担了大部分事情,可剩下的这些,还是让凤无忧忙得马不停蹄。

    毕竟,芳洲停摆太多年,一片凄惶百废待兴。

    凤无忧每天不停地见人,听他们报告芳洲的事情,做出决定批驳下发。除此之外,还要跟着甘雨心一个岛一个岛地去见芳洲民众,用锁骨上的银鱼,还有随手招来的控水能力,来向芳洲民众证明自己的身份。

    这种简单的控水引水并不消耗寿命,否则的话,光是为了证明身份,她就得把自己的寿命耗光。

    好在,这样的忙碌是有成效的,短短十余日的时间,芳洲的政权体系就已经全数恢复完毕,再次运转起来。

    这十余日中,其余五国的军队和掌权者一直被困在白芷洲上,好吃好喝地招待着,但却不准去任何地方。

    他们虽然都有随身侍卫,但毕竟是客,数量自然不能和芳洲本土军队相比,而他们带来的军队又因为主子全在白芷洲上,被芳洲之人控制着,而不敢轻举妄动。

    说起来,这一招还是萧惊澜给凤无忧出的主意,可甘雨心连他也没例外,燕云的军队也给远远地安置出去。

    对此,萧惊澜也没表示什么异议。

    毕竟,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一视同仁才是最重要的,若是他有什么特殊化,那其余的几国,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萧老夫人对此却是大为不满,在她看来,凤无忧是萧惊澜的媳妇,那芳洲自然也该待萧惊澜如主子,可是现在这样算什么?竟把萧惊澜也当成了要防着的外人!

    可是,因为先前对凤无忧做的那些事情,她也不敢随便说什么,只能忍着。

    只等凤无忧忙过这一阵子,她就会去找凤无忧,好好说说她与萧惊澜的事情。

    等把芳洲收拾的差不多,凤无忧修书一封,告知东林皇帝芳洲从此复国,不再隶属于东林治下。

    她将书信交给被俘的东林将领,然后命人将东林所有士兵全数送出芳洲境外。

    凤安然死在芳洲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凤无忧便在信中提了一下。具体怎么死的没有说,只是在措辞中隐隐约约地提到芳洲宝藏的事情。

    芳洲宝藏的名声传得太久了,甚至芳洲都因此覆灭,只要听说过就不可能不对宝藏动心,对于从芳洲逐出去的凤安然来说,更是如此。说她因宝藏而死,倒也说得过去。

    只是,凤安然毕竟是一国之后,按照凤无忧的想法,就算她给出了理由,可是东林皇帝定然还有好些事情会责问。

    可谁知等了几日,东林皇帝对此竟丝毫没有反应。

    凤无忧早就听说东林皇帝上官渚对凤安然一往情深,否则当年也不会以皇子之尊还愿意娶凤安然这么一个芳洲弃女。

    可他如今这等表现,哪里像是对凤安然有丝毫情意的样子?

    难道,先前听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凤无忧狐疑着,不过这世上的事情本就真真假假,凤无忧又有一大堆的事情要操心,东林皇帝不问正好,她也懒得再为了凤安然多费心思。

    把东林的人送走了,随后便是西秦和北凉。

    北凉好说,拓跋烈一直还在眼馋宝藏里的那批兵器,虽然藏宝洞已经炸了,可是难说里面没有剩余的。

    当初天神宝藏里的东西可是让他在争夺汗位的时候占尽了便宜,这银鱼宝藏里的东西比天神宝藏里的还要好,他当然不可能不动心。

    其余几国的士兵都老老实实地呆在划分给他们的岛上,只有北凉的士兵总是在他们出水的小岛附近绕来绕去,明显就是在判断着宝藏的位置,伺机下去寻找。

    “让他们找……”凤无忧听到这消息,想了一会儿,笑着吩咐程丹青:“他们找不着,你去帮他们一下!”

    程丹青初听这话都给愣了,陛下这是什么意思呀?

    她不是不想让别人拥有这批宝藏吗?怎么还要让他去帮着找?

    可是听凤无忧说完之后,他立刻就喜笑颜开,立刻下去准备。

    术仑一直在暗中找着宝藏的具体地址,但总是不能确定,直到有一日他快速跑来找拓跋烈,兴高采烈地告诉他,他们在周边寻找宝藏下落的时候,恰好遇到了程丹青,程丹青一见们就厉声喝斥他们离开某个范围。

    当着程丹青的面,北凉的士兵们当然离开了,可是一转身,术仑就自己亲自跟了上去。

    能让程丹青这么郑重其事的地方,肯定非同小可。

    果然,他居然在程丹青和副将的谈话中,偷听到了他们也在寻找宝藏位置,而且还确定了方位。

    拓跋烈眼中光芒连连闪动,心里暗骂凤无忧狡猾。这几天凤无忧一直都有和他们见面,表面上半点异样不露,可是没想到私底下都已经快要把宝藏挖上来了。

    他赖在芳洲不走,为的就是能这批宝藏中捡个漏,自然不肯放过,当夜就按排了一番,带着人到他们确定的位置,准备尝试着下水看看。

    结果……

    却被凤无忧带着人给包圆了。

    “烈王子,我好心好意招待你在芳洲做客,没想到你竟做出觊觎芳洲宝藏的无耻行径!”凤无忧一袭芳洲特有的广袖长裙,带着银鱼跃海珠玉冠,一脸的义正词严:“烈王子如此作为,我芳洲不敢再留烈王子,烈王子这就请吧!”

    说着话,直接命令芳洲士兵包围着拓跋烈的人,把他们打包赶出了芳洲。

    拓跋烈气得脸都变形了。

    他堂堂北凉大王,竟然被人就这么生生给赶了出去!

    这个女人,分明就是下了套来给他钻,还敢说的这么大言不惭。

    可是偏偏,他自己做的事情被人逮了个正着,一点办法都没有。

    “凤无忧,你给本大王记着!”这女人,总有一日,他要把这些账都讨回来。

    凤无忧撇了撇嘴,理都没理他。

    赖在她家里不走,想偷她家的宝贝,还有理了?

    她下这个套,本来只是想要算计拓跋烈而已,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还有一个意外收获:江桐。

    在她带人把拓跋烈的人围起来之时,江桐和一批西秦士兵也落入了包围圈。

    凤无忧命人把江桐抓了起来,然后就在住处等着。

    很快,慕容毅便来了。

    “无……”他张嘴想要叫凤无忧的名字,可是看到凤无忧那一身芳洲皇袍的时候,终究改了口:“女皇。”

    曾经,在义阳,他与她并肩杀敌的时候,他便知道,这个女子绝非池中之物。

    可是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到有一天她会为成一国之主,与他站在完全对等的位置上。

    “慕容陛下。”凤无忧也有几分感慨,不等慕容毅说什么,她便道:“我放了江桐,你带着他回西秦去吧。”

    凤无忧曾数次对慕容毅表达过不会让这批宝藏现世的意思,慕容毅也都默认了。

    所以江桐去找宝藏,不可能是慕容毅示意的,凤无忧了解慕容毅,他向来磊落,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可是在她的面前,他却没有半句辩解,因为江桐是他的属下,他身为江桐的主子,自会为江桐做的事情负责。

    慕容毅深眸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道:“无忧,你真的不跟我回去?”

    以前的凤无忧不会跟他回去,现在的凤无忧已然是芳洲的女皇,更不会跟他回去。

    可明知是这样,他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

    凤无忧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说道:“将军,你知道这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