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逼供
    最快更新有凤临门最新章节!

    “姑娘——姑娘——姑奶奶!我的小姑奶奶哎!”

    她哭嚎起来:“您就放过我这个老婆子吧,我一把年纪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

    “您要问什么只管说,只要是我老婆子知道的一定全都说了!若是隐瞒一个字,您再用刑也不晚啊!”

    乔香看着她那副涕泗横流的模样,忍不住啐道:“下贱坯子,不见棺材不落泪。”

    齐宸对乔香道:“给她再喂点水,我倒要看看她今日能说出些什么花样来。”

    “六子你去找一只大木盆,再提两桶水来注满,放在她面前。”

    等六子准备好了一木盆的水,便将王婆子从那木桩子上解下来,只绑了她的手脚,扔到了那只木盆前。

    齐宸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好处,唯有一点记性好,一会儿你说过的每句话,但凡有一句同前面对不上的,我便让他将你的头摁进水里一次。”

    “你若不能将假话说得天衣无缝,那我劝你开口前务必好好想想,是要编假话诓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将实话给招了。”

    “别白白的遭了罪,最后还没瞒住,岂不是两头都得罪了还什么都捞不着。”

    “想清楚就开始说吧。”

    ……

    等齐宸从房里走出来的时候,日头已经有些西斜了。

    她今日是借着买钗环脂粉的名头出来的,不宜在外耽搁太久。

    她与六子站在房门口道:“方才她说得话我都听进去了,回头你再审审,看有没有什么漏下的,若是有紧要的,让人去府上传个口信,务必要将这婆子给看紧了。”

    六子点头,又问齐宸:“今儿越哥儿在隔壁跟老太太识字,要不要将他叫过来见见您。”

    齐宸看了看天色,道:“罢了,我马上就要回去,别再折腾他了。”

    “等回头这件事了了,相处的日子还多呢。”

    六子颔首,送齐宸到了角门。

    齐宸回到院子,齐大太太正在生气。

    小璇出来迎她,小声与她通风:“太太听说您今儿一早出门到晌时还没回来,也没去郑姨娘那里学看账,有些不高兴呢。”

    齐宸了然,对她道:“我生得了,你忙去吧,我进去跟太太说几句话。”

    齐大太太正在屋里生闷气,见她来了脸拉得老长。

    “你如今真是不得了了,我吩咐你的事全然不放在心上不说,整日里出了门就不着家,像个什么样子。”

    齐宸在她对面坐下,和声道:“我今儿出门前同您打过招呼的。”

    齐大太太气道:“可你也没说去这么久,你瞧瞧,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才回来!”

    “我去了一趟棠梨斋,今儿那里正巧出新,人实在太多,等了半晌才轮到。”

    “回来时又在街市上耽搁了许多功夫,便回来得晚了。”

    棠梨斋是京中最有名脂粉铺子,素日里店里就是络绎不绝的,若是碰上店里出新,只怕是要挤破头的。

    齐大太太还是不高兴:“你要买脂粉,其它家的用着不是也挺好吗,干嘛非得棠梨斋的不可,白耽误这许多功夫。”

    齐宸听她虽然生气,但语气却软下来不少,便温声解释道:“前几日闲聊的时候,二姐姐说郑姨娘的口脂用完了,然家中事忙,总也抽不出时间去买,就用了她的。”

    “我平日里不太用那些东西,就把自己的送给二姐姐先用了,后来想起您让我去跟姨娘看账,我想着总不好白白累着姨娘,这才打听着那边出新的日子去走一趟,买点东西来送给姨娘,也算是一份心意。”

    “我还给您也带了一盒胭脂和口脂,说是用鲜花研磨的,它家的客人,但凡有孕的妇人用得都是这个。”

    齐宸将东西拿出来的时候,齐大太太的气明显消了。

    齐宸就顺势打开胭脂盒子,沾了一点亲自给她点在脸上,再慢慢匀开。

    “您瞧,这么看着气色多好。”

    齐大太太端着铜镜瞧了半晌,也觉得不错。

    她从有孕以来气色便时好时坏的,有时候老爷来了她都有些不自在,不敢抬头看他,就怕让他瞧见自己的憔悴颜色。

    抹上这胭脂,看着脸色确实红润了不少。

    齐宸这事正办到了齐大太太心里,她拿了东西,自然不好意思再生气,便又不疼不痒的叮嘱了两句,就算是放过去了。

    等到稍晚一些,楚苑那边传来了话,那婆子又吐了些东西出来,但却不是什么太紧要的。

    齐宸让乔香将芳娘悄悄叫过来。

    芳娘来了之后,局促不安地站在房里。

    齐宸笑着邀她坐下。

    “芳娘不必太拘束,我叫你来就是想同你说一句,那王婆子已经捉住了。”

    “她已经把事情认下了,说是听闻你在齐家当差,就想踩着你从主母手里闹些银子来花花,这才设下了这样的局。”

    “那日你们在街上偶遇,是她故意为之,本想找个其它借口唆使你借银子,没想到正撞上了我舅舅之事,便顺理成章地通过你与我母亲搭上了话。”

    “钱庄的借据也是她伪造的,只是那二百两银子差不多给她花干净了,恐怕也追不回来了。”

    “不过好在真相大白了,先前是我们冤枉你了,我今日同你陪个不是。”

    说着齐宸就站起身来欲拜她。

    芳娘忙拦住她,双眼噙泪道:“小姐这样就是折煞奴家了,但凡家中出了这样的事,大多都是一概不问只管将涉事的下人打死或送官的。”

    “小姐您能明察此事,还了奴家的清白,这就是最大的恩典了,该是芳娘叩谢您才是。”

    说着就要跪下磕头。

    齐宸忙拉住她,好说歹说,她才抹了一把眼泪,坐回到凳子上去。

    齐宸道:“如今王婆子已经扣住了,还剩下的便是她后面放利钱的人,此事狡诈多端,很是难对付,所以还得劳烦芳娘一起护着我母亲,若是察觉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一定要告知我才是。”

    芳娘郑重地点头:“小姐放心,太太这边我定然是寸步不离的,若有人想害太太,我拼着这把老骨头也要护住她周全。”

    齐宸听了心里暖融融的。

    她温声道:“令郎如今已经入了楚苑,那边吃喝不愁,不会委屈了他,等事情一了,便派马车送他回去,临行前你们母子还可见见面说说话。”

    芳娘含泪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