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8章 范大人的来意
    颜棋的心思,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Δ.『ksnhu『.la第

    二天她还要上课,忘记了昨晚约谢尚宽去看范甬之的事了。她

    早早去了学校。倒

    也不是她多么认真负责,而是她爹哋那边给了压力,不好好教书,又不知道要怎么惩罚她。

    谢尚宽等了一上午,也没等到她,打了个电话给颜家。

    电话是颜桐接的。

    “姐姐她去学校了。”颜桐说。谢

    尚宽得知颜棋没提此事,随便和颜桐闲聊了两句,挂了电话。他

    自己去找范甬之了。

    他知晓范家的银行,查到了地址,直接去范甬之上班的地方寻。

    范甬之果然在办公室。一

    瞧见他,他那张万年不会笑的脸上,露出一点欣喜神色——一点点而已,不仔细揣摩看不出来。

    “怎么来了?”他开口就这样问谢尚宽。

    要是不了解他,还以为他不欢迎。谢

    尚宽笑道:“不请我坐坐,喝杯茶?”

    “外面坐?”范甬之问。

    谢尚宽同意。两

    人寻了咖啡店坐下,谢尚宽问他对新加坡的感觉如何。

    “适应吗?”

    “太热!”范甬之道,“热得过头了,没一点喘气的机会。”

    谢尚宽也觉得挺热,不过很舒服,他本身怕冷不怕热。

    “......你这不是自找罪受吗?”谢尚宽笑道,“非要到新加坡来。听说你父亲为此很不高兴,差点气病了。”

    范甬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没接这句话。

    谢尚宽又道:“你去过颜家没有?”“

    去过一次。”范甬之答。范

    甬之离开伦敦的时候,特意去找了谢尚宽,问他要了颜家的地址。颜

    家老宅在南洋很出名,不需要特意打听,随便查一查就能知道。

    大概范甬之那时候才知道颜棋出身不同寻常。“

    怎么说?”谢尚宽问。“

    没怎么说。”范甬之略微蹙了眉,“普通朋友当然会见面、做客,这没什么。”谢

    尚宽:“......”

    谢少爷向来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不会多插手人家的私事。

    他搞清楚了状况之后,没有再提颜棋,而是和范甬之聊了聊其他事。

    他们俩相识多年,范甬之的朋友圈子,几乎都跟谢尚宽挂钩,说起一些事会很琐碎,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

    饭后,二人略微闲聊,回到了银行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颜棋。

    颜棋后来突然想起了这档子事,打了个电话回家,才知道谢尚宽找过她了。

    她特意到了银行门口,等了足足半个小时,谢尚宽和范甬之才回来。“

    范大人,我们还想给你惊喜!”颜棋道,“没想到,尚宽哥先过来了。”“

    进来说。”范甬之道。

    他把他们俩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秘书给他们上了茶。颜

    棋听他们说话,谢尚宽的意思,是过几日要直接回伦敦了。“

    ......尚宽哥,你来了都不玩一玩就要走?”颜棋立马打断了他的话。

    谢尚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回新加坡也不是为了玩。

    他这次回来,是打算跟他父母说一件大事。他

    即将要迈入人生的下一个阶段,希望能亲口告诉父母,并且把父母也接到伦敦去小住。

    “有什么可玩的吗?”谢尚宽问。

    颜棋一时还真没想起有什么好玩的。不过,应该是有的吧,反正她在新加坡长这么大,从来没觉得无聊过。

    “我们去沙滩游泳,或者出海去捕鱼。如果觉得这样不好玩,我们还可以去喝酒跳舞看电影。”颜棋道。说

    罢,她自己突然觉得这些都不算是特别好玩的。

    谢尚宽则很领情:“听着都不错。是不是,甬之?”他

    头一回这样叫范甬之,在英国的时候,他都是叫范甬之的英文名字。

    “嗯。”新

    加坡虽然很小,可玩的地方却不少。颜

    棋提前做好了准备,写下了不少她觉得有趣的地方,还特意问了她姐姐司玉藻。司

    玉藻虽然成天臭美,对吃喝玩乐却不精通。她小时候要背中医的药方和医典,还得跟着父亲和弟弟们学枪法;长大了要念书,后来又参战;回到新加坡就进入了医院,医院时常三十六个小时轮班,一年到头难得有空闲的时候。

    “......好玩的地方?咱们公寓门口的那条街,不就挺好玩的吗?有吃的、喝的,还能看电影、跳舞。”司玉藻道。颜

    棋:“姐,你过得好枯燥。”“

    滚。”司玉藻挂了电话。

    颜棋把自己找到的几个好玩之处,都打电话告诉了范甬之。

    范大人向来不愿意自己动脑子,别人带着他玩,他很少有反对意见,只说:“好。”他

    们约好了周六。就

    在新加坡城里逛逛,因为范甬之和谢尚宽对新加坡都不熟,想看看几处名胜,以及尝尝美食。

    周五的中午,颜棋和王致名搭伙吃饭,说起周末,王致名问她:“周末有个画展,想去看看吗?”

    “我周末约了朋友。”颜棋说。

    王致名想了想:“是单独约会?”

    “不是,好几个人。”颜棋道。

    “那我能去吗?”王致名又问。颜

    棋摇头:“下次吧,这次是说好的。范大人他不太喜欢跟陌生人玩,下次不带范大人的时候,你再去。”

    “范大人?”“

    是我一个朋友。”颜棋笑道,“他性格有点孤僻。”

    王致名神色有点落寞。他

    忍不住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朋友?叫“范大人”,肯定是一位男士,而且私交很密切,到了能彼此取外号的地步。王

    致名心里一时空落落的。转

    眼到了周六,颜棋带好了几样点心,早早去了范甬之的公寓。范

    甬之已经穿戴整齐,等着她过来。“

    尚宽哥还没到?”颜棋问。“

    嗯。”

    “那我先去趟我哥哥家,等他来了,你打电话给我。”颜棋说。

    范甬之略微抿唇,没接话。颜

    棋拿了一盒她带过来的小饼干,去了哥哥的公寓。陈

    素商和颜恺去了香港两天就回来了,因为颜天承有点水土不服,到了那边不停的哭。道长怕自己这边的风水,小孩子承受不了,把他们赶了回来。

    敲门时,佣人开门的,说:“少爷和少奶奶还没起来。”

    颜天承早已醒了,由佣人照顾着,正在喝米粥。

    他已经断奶了,只是还没有学会自己吃饭,正在用手抓东西往嘴巴里塞。

    颜棋见他弄得满手满身,不太高兴:“怎么不喂他?”

    佣人有点惶恐:“少奶奶不让喂,让小少爷自己吃。”

    颜棋:“......”

    她拿过了旁边的小勺子,一勺勺喂她的小侄儿,姑侄俩玩得很开心。

    陈素商打算起来的,颜恺抱紧了她,不让她动:“没事,她一会儿就走了,今天他们要出去玩,尚宽说的。她是过来小坐的。”陈

    素商:“......”果

    然,不过十几分钟,电话响起,颜棋接了电话,很快就出门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